第2章

走出病房後,周揚看到孫元正在外麵踱著步子,看到他出來後,立馬滿臉堆笑的迎了上來。

“真是年輕有為,您這麼年輕,竟然會失傳已久的八脈還陽針,並且還能用的如此嫻熟。”

孫元一上來就是一頓猛誇。

這反倒讓周揚有些不好意思了,說道:“您太客氣了,您叫我小周吧,等我是有什麼事嗎?”

“好,那我就叫你小周了。”

孫元點點頭,然後忐忑的將自己的事情說了出來。

“是這樣的小周,我這裡有一個棘手的病人,我用儘手段也無濟於事,我想請你試試,如果你願意幫忙,你母親之後的住院費我可以做主都免去,病人那邊也會有厚禮相報。”

聞言,周揚皺起眉頭,現在不太方便啊,他還要找於梅那個**算賬呢。

“這......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本來和你也沒關係。”

看到他皺眉,孫元便急忙又補充了一句。

“冇什麼不方便的,您帶我過去吧。”周揚開口答應下來。

治個病耽誤不了多長時間,之前母親的病,對方應該很上心,就當還一下人情了。

孫元頓時大喜,急忙領著周揚進了電梯,來到頂樓。

頂樓的環境打眼一看就知道,應該是特護病房區了,能住進這裡的人,一般都是非富即貴。

孫元領著周揚進入一間病房,裡麵這會兒有不少人,都圍在病床前。

“各位放心,陳老的症狀我已經瞭然於胸,就是肝臟積毒,我用鍼灸幫他排毒,立刻就能醒來!”

病床前,一個穿著白大褂的地中海語氣篤定的說道,不時用討好的目光看著周圍的幾個病人家屬。

床上這位可不是普通人,奉城陳家的陳老爺子,誰要是治好他的病,這輩子榮華富貴都是有了!

“那就有勞錢醫生了,治好我爸的病,陳家絕對奉上厚禮!”

旁邊,一個穿著黑西裝,神情冷酷的中年男人開口說道。

“您儘管放心!”

陳家的老.二,道上人稱的陳二爺都開口了,錢峰更喜不勝收,脫下病人的衣服,拿起銀針就要動手。

“你這一針下去,病人當即吐血,隨後呼吸困難,兩個小時後暴斃身亡!”

突然,身後傳來一陣不和諧的聲音,所有人都是轉過身來。

錢峰更是臉色氣得發紫,哪來的**,竟然敢這麼詆譭他。

當他轉過頭來,發現說話的卻是一個毛頭小子,當即眼神凶狠起來。

“小小年紀,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懂鍼灸嗎,居然敢對我評頭論足,你哪來的資格!”

聞言,周揚也不惱,不疾不徐的說道:“就事論事,不需要什麼資格,你若不信,儘管動手,隻要你付得起責任!”

此話一出,錢峰更是氣得臉皮跳動,手裡的銀針恨不得紮在周揚身上。

“錢醫生,他說的是真的?”陳家老.二挑眉問道。

“怎麼可能!”

錢峰大喊一聲,說道:“二爺,這小子就是純心搗亂的,我鍼灸的時候需要安靜,還請把這傢夥請出去。”

陳家人請他過來治病,自然是相信他,頓時不善的眼神看向周揚。

“孫老,這是你的朋友?”陳二爺問道。

孫元張了張嘴,本來是好心請人過來治病的,結果一進門就鬨得這麼僵。

“小子,看在孫老的麵子上,我不計較你剛纔的胡言亂語,馬上從我眼前消失。”陳二爺不善的對周揚說道。

周揚看向滿臉為難的孫元,說道:“看來是你自作多情了,人家不需要,咱們走吧。”

說實話,孫元這會兒也有點惱火了,還真是自作多情了,跟著周揚一同離開病房。

來到醫院門口,周揚打開四年冇開過機的手機,登上微信,頓時彈出來無數條訊息,冇有管那些訊息,點開了於梅的好友頭像。

翻看於梅的朋友圈,第一條赫然是三張婚紗照,還有訂婚日期和地址,就在今天中午,海庭盛宴酒樓,而婚紗照上那個男人,周揚也是不陌生,一個以前求著他投資的小公司老闆......

“海庭盛宴酒樓!”

周揚轉頭看向孫元說道:“孫老,我出去辦點事,我母親您幫忙照顧一下。”

孫元一口答應下來後,周揚攔了一輛出租車離開。

頂樓的特護病房裡。

把孫元和周揚趕走後,錢峰再次拿起銀針,直接紮在陳老胸前的穴位上。

一針下去,陳老臉色肉眼可見的轉好,接著便悠悠的睜開眼醒了過來。

“成了!”

錢峰激動的差點跳起來,自己的榮華富貴來了!

周圍的家屬也是激動不已,老爺子終於是醒過來了。

可不等他們激動完,詭異的一幕發生了,陳老的臉色越來越紅,最後紅的像個一塊燒紅的烙鐵。

“噗嗤!”

終於,一口黑血噴出來,噴了錢峰一臉。

而陳老在噴完血後,臉色也是驟然暗淡下去,隨後四肢不停地擺動,像是溺水後的掙紮,呼吸越來越急促困難。

“**,我爹這是怎麼回事!”

陳二爺突然爆發,死死掐住錢峰的脖子咆哮道。

“我......我不知道啊!”錢峰臉色蒼白的回答道。

“**的是醫生,你給老子說不知道?”

陳二爺暴跳如雷,反手兩巴掌甩在錢峰的臉上。

可打完錢峰後,他也知道,當務之急是老爺子怎麼辦。

突然,他想起了之前那個年輕人說的話,先吐血,後呼吸困難,最後活不過兩個小時,前麵兩個已經應驗了!

事實擺在眼前,就是傻子也知道,人家絕對是看出了問題所在,現在想救老爺子,恐怕隻有人家了!

“你們在這裡守著,我去請人回來。”

陳二爺撂下一句話,急匆匆的跑出病房,衝進孫元的辦公室說明來意。

聽完他的敘述,孫元吧嗒一下嘴,居然能未卜先知,這醫術已經到了返璞歸真的地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