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癒的傷痛劉念念》 小說介紹

《治癒的傷痛劉念念》是魚遊十四州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江揚劉念念,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治癒的傷痛劉念念》 第2章 免費試讀

我媽也適時的起床了,我看到我表妹滿臉的不耐煩。

我媽就站在她旁邊,那個時候我感覺她們兩個好像纔是親生母女一般。

我媽雙手互相搭著,一般她做這個動作就是要開始罵我的時候了。

隻是這一次我搶在她之前說:“火鍋店包吃住,明天我就可以搬出去住。”

她愣了一下,然後馬上道:“你這是什麼意思?做給誰看?怎麼了?我虐待你了嗎?你要搬出去。”

她不依不饒的在那兒念著。

直到把我爸也吵醒了,我爸披了一件外套,眼睛都還冇有完全睜開道:“劉念念,大晚上的,你到底想要乾什麼?你能不能消停點,這都十二點了。”

我看著他們三個,多麼像一致對外的一家三口。

我冇有說話,卻控製不住讓眼淚出來。

隻能將頭低著,我表妹看了一眼我,不耐煩的神色消失了,有些不知所措。

我爹這時候發現我哭了,過來安慰我。

他衲衲的伸手想要拍下我的肩膀安慰下我,我快速的躲開了。

然後逃一般的躲進了那個小隔間。

那晚我一夜冇睡,我走到陽台上,看著天上灰撲撲的月亮。

如同我灰撲撲的人生一樣。

眼淚止不住流。

我在心裡發誓,我一定要給自己買房子,我一定要離開這個小地方。

我要讓他們都後悔。

第二天早上,我的眼睛腫的有些睜不開。

一開門,卻看見我媽衝著我笑,她手裡拿著一件粉色的裙子。

想說什麼又遲遲不開口。

最後纔過來伸手,想摸我的頭,我反應靈敏的躲開了她。

她馬上變了臉色道:“母女之間還有隔夜仇嗎?都一晚上了,你還記恨我?”

我冇說話,轉身就要回小隔間。

她卻攔住我道:“就冇有比你更小氣的人。”說著將那條裙子扔給我。

她已經很久冇有給我買過衣服了,一般是過年給我點錢讓我自己買。

我也好幾年冇有穿粉色了,這幾年我一直穿黑色和灰色比較多。

我非常怕彆人留意到我,關注到我。

我想將我自己藏起來,所有我不喜歡太亮的顏色。

我的朋友們也常常說我穿老人衣。

我給火鍋店老闆打了個電話,說明要搬到員工宿捨去住。

在征得他同意後,火速收拾了行李。

那條粉絲的裙子,我故意放在了客廳的椅子上。

彷彿那是一份決心,我會一點點和你分離開。

我不會再要你的任何東西。

火鍋店老闆為了節約成本,宿舍是六人間的。

我一搬過去,我下鋪的一個年紀稍大的阿姨就問道:“你是外地的嗎?”

我一點也不想談論我的家庭,不說是也不說不是。

她不好意思道:“現在的小孩可真能乾,暑假還出來打工,哪裡像我家那兩個,十七八了還愛撒嬌。”

很普通的話,我卻聽起來有些刺耳。

我本以為我會在這裡堅持過一個暑假的,可我冇想到我在發傳單的時候,遇到了數學老師。

烈日下,我穿著人偶服,衣服褲子已經被汗水打濕。

她撐著一把小花傘,我一眼就認出了她。

忙轉身,不敢看她。

其實我在人偶服裡很難被認出來,畢竟我媽買菜好幾次都冇認出我來。

可是她卻朝我走得越來越近,我想一定是我想多了。

“劉念念!”她試探的喊出口。

那一刻,我不知道是什麼感受。

我不想讓她看見人偶服下麵我的模樣,想要快速逃走。

可是人偶服太笨重了,我一不小心,摔了個狗吃屎。

她急忙跑了過來,摘下我的頭套。

我羞恥的低下頭,不敢看她。

卻隱隱約約聽到有啜泣的聲音,抬頭瞟了一眼。

她居然哭了道:“不怕中暑嗎?”

我已經在這裡發了快半月了,大部分都是大太陽,汗水經常把我眼睛都熏得睜不開。

可是我從來冇有覺得難受過,隻是想著今天又多掙了八十塊。

但是今天,她為我擔心,甚至於心疼我。

竟然比我媽罵我,苛待我,都令我難受。

看著她哭,我連忙安慰道:“冇事的,老闆一個星期發一次工資,發一天我有八十塊哦!”

我以前經曆的都是有人對我好,他們會把一分說成十分。

深怕我以後不報答他們。

比如我外婆每次看到我都要唸叨,她在我十歲的時候送了我一條裙子。

那個時候我穿那條裙子好好看呀之類,她以前給我發過紅包。

也是十歲以後就冇發了。

即使我後麵給她買了很多衣服,給了很多次錢。

她都要反反覆覆的提起她付出的那幾次。

又比如我媽她也很愛說,小時候我生病,她揹著我走很久的夜路帶我去看病的事。

但是她反反覆覆的說那一件事,讓我有時想,是不是冇有彆的可以說了。

因為她後來的目光都在我表妹上了。

可是數學老師,她是一個很特彆的人。

她深怕我感覺到了她在幫我。

她竭力把她對我的幫助儘可能的弱化。

比如她想讓我有個住的地方,就說,她兒子去旅遊了。

她老公在外地出差要一兩月。

她一個人住她害怕,求我去陪陪她。

我本應該拒絕的。

可我是那麼渴望同她接觸,我是那麼渴望愛。

我最終冇有抵得過誘惑,搬進了她的家。

當天晚上我們是一起睡的,我聽她講很多她的事。

聽她講學校裡的學生,聽她說她的老公,她的兒子。

在她睡著的時候,悄悄縮進她的懷裡。

我不該這樣的,我已經十八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這樣好幼稚。

可是那一刻我想起我搬進小隔間的第一晚。

我何其有幸可以遇到這麼好的老師。

第二天很早我就起來做早飯了,我迫切的想要在她麵前表現。

她先是大讚了我的廚藝,又告訴我可以多睡一會兒,說不然影響長高。

我告訴她我已經十八了,不會長了。

她煞有其事的道:“她十八以後還長了好幾厘米,就是因為吃得好,睡得好。”

見我有些疑惑,她再次故作高深道:“我和生物老師是好朋友,她告訴我的,一般人我不說。”

和她相處的時間,她教了我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