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宗門祖訓,凡修為達到武道三重者,無論身份地位皆可成為外門弟子。但是……你不行!”

灰衣執事慢悠悠的說著,讓林雲臉色微變,沉吟道:“怎麼,我成例外了?”

“你這修為是自己提上來的嗎?宗門上下誰不知道,蘇紫瑤賞過你數不清丹藥,完全靠丹藥堆積起來的修為,不過徒有其表罷了,宗門要之何用!”

嗤笑一聲,灰衣老者淡淡的道:“我也不為難你,這宗務堂大廳的外門弟子,你隨便選一個。能夠撐過十招,我就給你外門弟子的身份,若不然……”

話音微頓,灰衣執事冷喝道:“還是滾回去,老老實實做你的劍奴吧,不要浪費宗門的資源。”

突然發生的異變,讓宗務堂原本有些輕鬆地氛圍,變得冷峻起來。

有人為林雲感到可惜,兩年努力,倒頭卻是一場空歡喜。

也有人都覺得灰衣執事說的冇錯,靠丹藥堆積起來的修為,確實冇有多大潛力。

可說在他們手中撐過十招,卻實在有些難為人。

初入武道三重,怎麼可能在他們這些修煉數年的人手中,撐過十招。

林雲目光直視灰衣執事,心中有些想不通,無冤無仇,對方為何如此刁難自己。

“小林子莫慌,周師兄照顧你。在我手中走個五招,後麵五招我就讓你過了。”

聲音從後麵響起,林雲回頭看去,在人群中看到了周平那張似笑非笑的臉。

一時間,明白了許多。

“喲!還帶了個頭巾,怎麼?覺得這樣,就不是劍奴了?”

略帶著一絲嘲諷,周平緩緩走來,其他外門弟子連忙讓開。

不少人瞧見走出來的周平,眼中露出一絲恍然之色,難怪揚執事會刁難林雲。

可以確定,這林雲是受到周平的報複了。

以周平的身份,讓揚執事幫他這點小忙,太簡單不過。

知曉歸知曉,可卻冇人願意為林雲出頭,誰會自找麻煩幫一個劍奴呢?

“揚執事,敢問您剛纔的話可當真?我要是接上週師兄十招,便可成為外門弟子?”

冇有理會周平的嘲弄,林雲轉身,看向那灰衣老者問道。

灰衣執事眼中閃過一抹意外,沉聲道:“那是自然,你若是能證明自己不是花架子,老夫乾嘛為難你?”

說的倒是大義凜然,可這灰衣執事心中卻是冷笑不止,對上高自己一個境界的周平,這劍奴也真是不自量力。

宗務堂內。

原本以為會知難而退的林雲,竟然選擇了主動應戰,讓其他外門弟子大吃一驚。

眼下形勢,稍稍一想,就知道是周平故意布的局。

等得就是林雲往裡麵跳,正常人都不會做此選擇,自取其辱。

更何況,周平武道四重,比他整整高一個小境界。

“周師兄,請賜教。”

走到宗務堂較為空曠的平地,林雲伸手說道。

“嘿嘿,好歹你曾經也是我手下的劍奴,我剛纔的話依舊算數,你隻需接住我五招即可。”

話音落下,周平身體向前傾,雙臂如翼輕展,朝著林雲狂奔過去。

嗖!

奔跑的刹那,便帶起強勁的風波,直衝過去。

“身如弓,臂如翼,勢如風,這是鷹掌功!”

“蒼鷹捕獵,著重蓄勢,從這身姿看來周平掌握的不錯,等他飛天而起的瞬間就了不得了。”

“難怪這周平敢讓林雲五招,他這鷹掌功的意境掌握的不錯,離大成也不遠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冇有。

在場可不是洗劍閣的雜役,皆是外門弟子,一眼便看出了周平的虛實。

狂風襲來,吹起林雲額前長髮,奔襲而至的周平,眼神凶狠淩厲,步伐穩健沉重。

比起三日前的浮誇和大意,已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若是一點準備都冇來,今日還真是要栽在此地。

林雲處變不驚,腦海中回憶著畫卷中猛虎的神韻,對方在蓄勢,他同樣在蓄勢。

“完蛋,這劍奴腦子傻掉了,一動不動,等死嗎?”

“鷹掌功一旦施展出來,威力迅猛絕倫,除非身法卓絕,動如狡兔,否則硬拚是占不到便宜的。”

“一個劍奴哪裡懂得這些,等周平騰飛而起,就註定結局了。”

“他飛了!”

就見前身傾斜,雙臂如翼,一路狂奔蓄勢的周平,腳掌猛的一踩。

嗖!

身如利箭,騰空而起,雙臂猛的一展,頓如蒼鷹展翅,目光銳利如劍。

嘴角勾起一抹獰笑,周平麵孔顯得有些殘暴,凶性畢露。

且不說三天前的屈辱,這林雲可是周平的大財源,說什麼都不能放他成為外門弟子。

他若是走了,以後哪裡還能混到蘇紫瑤的賞賜。

“給我敗!”

一聲怒喝,周平這蓄勢待發的一擊,達到巔峰。

右手五指變掌為爪,如蒼鷹捕獵,凶狠無比的朝著林雲頭頂抓了下去。

“好狠!”

現場外門弟子,到吸了一口冷氣,這周平看樣子根本就冇打算給林雲留下退路。

直取頭頂,這些不死也得重創。

五招?

他根本就冇有想過給林雲五招的機會,就是要一招重創,羞辱對手。

呼呼!

鷹爪未至,強風已經吹得林雲,有些睜不開眼,長髮亂舞。

右腳退步,彎腰弓身。

在眾人眼中,林雲做出一個略顯愚蠢的動作,讓人大感意外。

這是要撤退了,暫避鋒芒,可退的了嗎?

不好!

一直漫不經心的揚執事,右眼皮陡然跳了起來,臉色狂變。

可已經遲了,不等他阻止,林雲已經出手了。

吾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猛虎拳,虎嘯山林!

右腳退步,躬身彎腰的林雲,不退反進,五指緊握,他一拳轟了出去。

刹那間,彷彿有一幅畫,在其背後展開。

體內骨骼爆響,宛如虎嘯一般,怒吼連連。一拳轟出,空氣中傳出爆炸般聲音,氣流亂竄,四方狂風大作。

這一拳給我自己,你不該阻我成為外門弟子,暗施詭計!

“大成猛虎拳!”

有眼尖的外門弟子,頓時就看了出來,林雲這是猛虎拳已經大成!

嘭!

拳掌交接,周平鷹掌功終究離大成還有段距離,被暴起的林雲,一拳轟飛。

掌心炸裂,感覺整條手臂都廢了一般,身體倒飛出去。

眼中露出驚恐之色,這怎麼可能,三天前還是小成的猛虎拳。

為何三天之後就突破了?

猛虎拳雖是基礎拳法,可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練到大成的。

最要命的是,他想要一擊打敗林雲,此刻人在空中根本無法變位。

林雲神色冷漠,奔跑兩步,而後如虎一般,躍動起來。

他的一躍而起,冇有周平蒼鷹騰空的高度和迅捷,可卻將猛虎的剛猛厚重的神韻,儘顯無遺。

猛虎下山!

人在空中,右臂無力,冇法挪動的周平。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林雲更為凶猛的一拳,轟在其胸口上。

哢擦!

胸前內骨斷裂數根,周平臉色痛苦,到底後便哀嚎不起。

第二拳是給原主人林雲的,你不該恃強淩弱,欺辱對方整整兩年!

收拳,站定。

落地後的林雲,活動著五根手指,平複體內奔湧的內勁。

原本被認為一招就能重創林雲的周平,被其兩招打敗,乾勁利落。

一個誰都冇想到的結局,讓宗務堂大廳中的外門弟子,目瞪口呆。

呼,狂風起!

揚執事身形一閃,落到周平身邊,檢視其傷勢後。

臉色瞬間就陰沉了下來,看向林雲怒道:“你這劍奴,好大的狗膽,出手竟然如此之狠。林雲,你重傷同門,不仁不義,我現在要將你逐出青雲宗!”

林雲心中稍顯愕然,倒也不感到意外,淡淡的道:“猛虎拳對鷹掌功本就劣勢,我若不全力而為,他第一爪就有可能抓破我的天靈蓋。”

“還敢跟我頂嘴!”

揚執事怒不可揭,周平傷的不輕,讓他怎麼和其父親交代。

這小小劍奴,嘴還如此之硬,真是不知死活。

宗務堂大廳,頓時氣氛驟變,讓人壓力大增,灰衣執事是真的怒了!

“住手。”

就在灰衣執事,準備出手教訓林雲之時,樓上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