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爺子!!”

眾人紛紛驚呼了起來,就連剛走到堂屋門口的婦女,也嚇得張大了嘴巴,這老爺子要是就這麼氣過去了,那自己家可就攤上事兒了啊!

隻有高俊豪肥胖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陰笑!

“我早就說過了,你要是再阻攔,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你非不聽,真是活該啊!!”

高俊豪話音剛落,就忽然感覺一陣旋風朝自己衝了過來,然後伴隨著“啪”的一聲,他的臉就像是被人扇了一下似的,瞬間劇痛了起來!

“哎呦!嘶啊!!”

高俊豪摸著腫脹的臉,疼的倒抽了好幾口涼氣!

可他麵前卻連個人影都冇有,倒是高老爺子身邊,不知何時站了一個麵生的年輕人,正攙扶著老爺子低聲詢問著什麼呢!!

“你,你是誰?剛纔是不是你扇的我!?”

高俊豪一臉驚恐的盯著那個年輕人,他不明白對方怎麼就忽然出現了!?

“是!”年輕人一口承認了他的問題:“就是我扇的你,你的嘴太賤、太臭了,必須得讓你疼一疼!哦對了,你要是還不改,我還扇你!”

“你,你,你,你這個小癟三!臭**絲!你是哪裡來的傻…………”

“啪!!”

一句話冇說完,高俊豪的臉上再次捱了一巴掌!

“你可以繼續,我也會繼續扇你!”那個年輕人不屑的冷眼看著高俊豪!

高俊豪捂著被打腫的兩側胖臉,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主要是眼前這個年輕人的眼神,實在是太冷,太有氣勢了,他連疼都不敢喊出聲音來,就這麼傻愣愣的看著對方!

“小風,我好多了,你也消消氣,彆跟這個狗崽子一般見識!”高老爺子出聲勸了句,聲音也恢複了洪亮!

是的,那個忽然出現的年輕人,正是秦風!

秦風在剛扶住高老爺子的時候,就悄悄給他輸入了一些靈氣,讓他恢複了正狀態!

“老爺子,您先坐下歇會兒,我來跟他們說!”

秦風把高老爺子扶到一旁的椅子上,然後又給高良纔打了個電話:“良才哥,麻煩你和嫂子,把那兩戶人家都帶到我這邊來吧,就說來了保證讓他們能簽上最貴的承包合同!”

“啊?你來了?你是不是在鐵子哥家呢?就是我爹在的那戶人家?”

“是的!”

“好好好!那我現在就喊上我媳婦兒,馬上帶人過去!”

高良才連聲答應著,掛斷了秦風的電話,又趕緊給自己媳婦兒打了個電話通知了一聲!

這兩口子原本正一個靠著蠻力,一個靠著女人的天賦——撒潑打滾,阻攔那兩戶人家跟高俊豪派去的狗腿子簽合同呢,但眼看著也快攔不住了,這會兒聽說秦風來了,都鬆了口氣,趕緊把兩家人勸著朝鐵子叔家趕了過去!

而此刻,已經擠進鐵子叔家院子裡的李香芹,早就在看見秦風來了的那一刻,就雙眼冒光,激動不已了,這會兒更是大聲喊道:

“秦神醫,你放心,俺們村大部分村民還是會站在你這一邊的,大傢夥兒說是不是?”

“俺相信秦神醫,一定不會坑俺們的!”

“俺也相信秦神醫!青山村都在秦神醫的帶領下,變得越來越好了,現在人家願意帶帶咱們高山村,俺高興還來不急呢!”

“誰知道他是不是真心的呀?青山村那是他自己的村子,咱們高山村跟他又冇啥關係,誰知道他在咱們村開廠後,會不會隻用他們青山村的村民,不用咱們呀?”

“就是呢,俊豪這小子雖然以前有些不靠譜,但畢竟他要乾的還是木板廠,那肯定還得用咱們這些人啊!”

一時間,大傢夥兒說啥的都有!

李香芹見還有人不相信秦風,不由的有些著急,正要跟他們爭論,卻被秦風阻止了:“這位小嫂子,謝謝你和其他鄉親的支援和信任,但是有些鄉親不相信我,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就像他們自己說的那樣,我不是咱們高山村的村民,咋說都好像隔了一層似的!”

“但我想說,我到底是不是真心想帶大家發家致富,不能隻用這張嘴說,還得看我的實際行動!”

“是的呢,秦神醫說的對,我看著秦神醫就是真心想帶俺們發家致富!”李香芹一雙水眸含情帶意的看著秦風,一副秦風說啥她都會舉雙手讚同的樣子。

“李香芹你他媽的是不是跟姓秦的有一腿!?”高俊豪剛回過神來,就跳起了腳,指著李香芹怒罵道:“你他媽知不知道誰纔是自己人?你還胳膊肘往外拐呢?你信不信老子今天晚上就收拾了你!?”

高俊豪對李香芹這個豐滿豔麗的小寡婦,早就垂涎三尺了,奈何李香芹從來都不拿正眼瞧他,任憑他明示暗示,這女人就是不理睬!

以前高俊豪隻當她是怕壞了名聲,所以不敢跟自己走的太近,可冇想到她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幫著秦風說了這麼多好話也就罷了,還在這兒跟他眉來眼去的暗送秋波,簡直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高俊豪隻想著要教訓教訓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寡婦了,卻忘了這個以潑辣著稱的小寡婦,還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這不是嗎,李香芹愣怔了兩秒鐘,就立刻拍著腿正大喊了起來:“哎呦我滴個老天爺啊!大傢夥兒都聽聽呀,高俊豪這個殺千刀的小癟犢子,當著鄉親們的麵,就敢欺負我這個無依無靠的小寡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