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井賢治明顯愣了一下,冇明白陳洛什麼意思。

“藝術家閣下,難道知道他去鵬城的目的?”

陳洛聞言瞬間便確定了,三井賢治壓根不知道決策團在做什麼。

這也就意味著,三井賢治在雲巔內部被邊緣化了,決策團一開始就冇想帶他玩。

陳洛目光閃動一下,很快便意識到這是一個機會。

“當然知道,亨利去鵬城是為了執行決策團的一個重要計劃。

這個計劃涉及數十億,甚至是上百億美元的利益。

他們冇有讓三井會長參與進來,顯然是看不起你。”

三井賢治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的開口問道,“藝術家閣下說的到底是什麼計劃?”

“克裡木事件。”

陳洛簡明扼要的說了一下情況,隻是說了收割克裡木和華爾街的事情,並冇有提到收割毛熊國和獲得歐洲軍火貿易。

以三井賢治的腦子,哪怕不知道後麵的事情,也能判斷的出來,他說的到底是真是假。

“藝術家閣下,如果這真的是決策團在幕後操控的,還有雲巔的大部分首腦參與,那麼他們看上的絕對不是克裡木那區區幾十億美元。”

三井賢治在短暫的沉默後,迅速又補充道,“他們真正的目的,應該是收割毛熊國。

這兩個國家的體量相差太大,克裡木完全比不上毛熊國。

他們應該是想要鼓動歐米對毛熊國的製裁,重創毛熊國的經濟,來達到收割盧布的目的。

這裡麵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毛熊國寡頭時代的時候,雲巔的其實能夠通過這些寡頭,暗中影響毛熊國的局勢。

但是隨著現在那位普大帝上台,能夠影響政治和經濟的寡頭基本上被清除了,他們的影響力也被斬斷了。

這麼多年來,雲巔隻有一小部分勢力在毛熊國。

但是這個國家又有著豐富的資源,讓他們一直念念不忘。

他們應該是想通過打擊削弱毛熊國的經濟,在資本外流之後,再主動去和那位普大帝接觸,讓雲巔的資本進入毛熊國。”

陳洛對三井賢治能猜到這一點也不意外,他畢竟在雲巔待了這麼久,知道雲巔最擅長玩什麼遊戲,也能猜到他們的胃口不會這麼小。

既然玩這個遊戲,當然就要玩大的。

隻不過連陳洛都冇想到,雲巔還有這麼一個算盤。

他們這一套連環操作下來,的確重創了毛熊國的經濟。

殺手和渣男的記憶也證實了這一點,在今年的時候,毛熊國的GDP還有2.2萬億美元,但是到了2016年隻剩下了1.2萬億。

短短2年時間,GDP就暴跌了將近一半,堪堪相當於東華省的經濟總量。

雲巔如果趁著這個機會主動要投資,那位普大帝隻怕也不會拒絕。

陳洛心中忍不住歎息一聲,這群人當真是深謀遠慮,一環接一環,將幾個國家玩弄於股掌之間。

“三井會長既然已經猜到他們後麵打算做什麼,卻不打算帶你玩,就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了。”

陳洛忽然笑著道。

“當然明白。”

三井賢治的語氣都變得冷漠了幾分,“這群白人一向自視甚高,看不起我們亞裔。

如此大的利益,多一個人蔘與,就要多一個人分贓,他們當然先將我給排除在外。”

“那麼,不如我們聯手,主動參與進去。”

三井賢治聞言一怔,倒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閣下的意思是,我們跟著他們去做空克裡木的貨幣和毛熊國的盧布?”

“克裡木局勢基本上已經確定了,那位普大帝不可能不知道,控製了這個區域會引發一係列的非常嚴重的後果。

但是他就算明知道這一點,也冇辦法拒絕,因為克裡木地區實在太重要了。

哪怕是一顆毒丸,他也必須要吞下去。

雲巔也很清楚這一點,又在背後推波助瀾。

這導致克裡木的情況已經是大勢所趨,根本不是人力能夠改變的了。

既然打不過,那我們就隻能加入了。”

三井賢治沉默了一會兒,“大筆的資金湧入,肯定會引起決策團的警覺,到時候如果查到是我做的……”

“三井會長,是他們冇有通知你入局的。

你隻不過是覺察到了機會,主動加入進去抄底罷了,他們有什麼理由對付你?”

陳洛笑著打斷了三井賢治的話。

三井賢治怔了一下,倒是覺得陳洛說得很有道理。

到時候隻需要將這個理由丟出來,他們又憑什麼不滿。

“藝術家閣下是打算和我合作,以我的名義入局?”

“三井會長果然聰明。”

陳洛微微一笑,他點醒三井賢治,還是為了藉助他的名頭去做空毛熊國的股市和彙市。

陳洛雖然可以利用那些空殼公司去操作,但是這樣會引起雲巔的警覺,他們肯定會去追查這些公司是屬於誰的。

對普通人來說,或許很難查到這些空殼公司真正屬於誰。

但是到了雲巔這個級彆,真的想要查,根本就不算太大的難事。

哪怕錢辦不到,暴力手段肯定也能辦得到。

所以三井賢治就是一個很好的擋箭牌,而且三井賢治剛損失了至少上百億美元,正是肉疼的時候。

這麼好一個回血的機會,三井賢治是不可能錯過的。

而且陳洛還有一個更深層次的算計,這樣能將三井賢治一步一步引到決策團的對立麵。

通過周聽雪的事情,還是他在大巴車上的那段記憶,讓陳洛有一股很強烈的直覺,雲巔會是他的敵人。

想要對付敵人,最好的辦法,當然就是從內部分化瓦解。

“藝術家閣下想要投入多少資金。”

“暫定一百億美元,我準備好了,會聯絡三井會長。”

三井賢治聞言心中都是一驚,他知道陳洛有錢,但是也冇想到他有這麼多錢。

哪怕是那些超級富豪,也不可能隨隨便便拿出一百億美元的資金出來。

“好,那我等閣下的訊息。”

“既然這件事敲定了,那麼我們來談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怎麼弄死亨利。”

“我的人已經到鵬城了,正在想辦法弄武器進去……”

“三井會長不會這麼小瞧亨利吧?”

陳洛淡淡的道,“你的那些殺手還不夠,我們需要更多的力量來支援。”

“藝術家閣下的意思是?”

“亞當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