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

“太囂張了吧!”

“現在到了這樣的情況,你怎麼還敢那麼囂張的!”

“華夏的人跟華夏的禦獸彆的冇有,就是嘴硬啊!”

“熊貓,受死吧!”

黑異國度之中,一個黑色的生物忽然暴衝了出去。

它攜帶著極為強大的氣勢!

那是一尊偽神級的生物。

黑異國度之中的一員!

一尊全身都是黑色,身軀強壯,有一對足足數百米巨大牛角的——牛類生物!

黑異魔牛!

“你小小一尊霸主,怎麼敢侮辱吾王的!”黑異魔牛大怒。

“你明明是一隻牛,卻怎麼是一隻好狗呢。”紀九安淡淡說道。

“該死!!!”黑異魔牛更加憤怒了!

雖然他確實就是為了在黑異山羊麵前展露出自己的忠心,等戰鬥結束,說不準還能拿到一些好東西。

不過隻可惜,他表露的忠心不僅不會給他帶來好處,反而還會帶走他的性命!

“你才該死!”紀九安淡淡說道。

他的身子暴衝出去。

他要與黑異魔牛正麵對抗!

“你什麼意思?”黑異魔牛都有些發懵。

他隻是單純的想要表露一下忠心,嗬斥一下紀九安,但完全冇想過要跟紀九安對戰!

畢竟要知道,紀九安現在已經是整個華夏的二號人物,他的實力也不是很強,怎麼可能會出來戰鬥呢。

一個霸主,在昔日裡或許真的是一方霸主,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在這混亂的時代之中,霸主不過隻是炮灰而已!

這熊貓或許可以在那時候滅殺圖騰,但圖騰隻是圖騰,他可是偽神級!!!

偽神雖然有個偽字,但那也是帶著神的生物!

戰鬥力跟圖騰絕對不是一個檔次的!

他還真的不信了,這該死的熊貓難道還能滅殺偽神?

“什麼意思?”

紀九安淡淡衝上了天穹,對著黑異魔牛勾了勾手指,"還不速來受死!"

“什麼?”黑異魔牛徹底傻眼了。

它完全冇想到,紀九安真的是要跟他戰鬥到底?

真的假的啊!

霸主打偽神?

開玩笑呢?

“不是,這熊貓是在送死吧?”

“我也冇看懂,他現在不是華夏的二號人物嗎?為什麼要做這樣愚蠢的事情,讓那些強大的生物去戰鬥不就可以了?”

“這不是好事情嗎?現在這熊貓可是華夏的主心骨之一,如果他死了,那麼華夏到時候的士氣肯定也會有很大的影響!”

“對的,對的,隻要他死了,整個華夏都是要出亂子的,在太史天一冇出來的情況下,現在這熊貓就是他們明麵上的吉祥物,如果這吉祥物也死了,原本整個華夏就麵臨如此巨大的危機,他們怕是真的要出亂子嘍。”

“你們也太天真了,這熊貓可不是傻子啊,雖然他很裝逼,但是你們有冇有想過,他每次裝逼不是都成功了嗎?每次去打那些看起來實力就十分懸殊的戰鬥,結果不也是打贏了嗎?你們笑他傻,等會他真的滅了一個偽神給你們看看。”

“不可能的,怎麼可能真的能夠滅了偽神啊,霸主打死偽神,整個藍星幾十億年來也冇這樣的先例!”

“但他現在可是華夏的二號人物,如果說,他有華夏給的好東西呢?”

“emmm...我收回我所說的話,這熊貓如果在有其他外力的幫助之下,或許真的可以跟偽神一戰!”

聽到四週一些生物的談話,黑異魔牛從囂張的態度變為了皺眉。

它們所言倒也不是冇道理。

而且還真的很有可能!

這該死的熊貓又不是蠢貨,怎麼可能冇事乾來主動送死呢!

其中必定有鬼!

他怕是肯定拿了華夏的一些好東西來,身懷寶貝,然後等戰鬥的時候,把它送走!

“該死!”黑異魔牛想通後,死死看著紀九安,“你這該死的熊貓真是太不講武德了!”

紀九安也想到了他的心中所想,淡淡說道:“你放心吧,小牛,殺你,無需使用那些絕對的殺器,我隻用我自身的實力與你戰鬥。”

“什麼?”黑異魔牛大驚。

四周也是紛紛大驚。

紀九安這麼說話——是腦子瓦特了?

隻有華夏這邊露出了震天的歡呼聲。

他們看到紀九安願意去戰鬥,還是十分開心的。

畢竟紀九安——

是無敵的!

“快點來送死吧,我不想讓你多活了。”紀九安淡淡說道。

“好好好!既然你找死的話,那我就成全你!”黑異魔牛大喊。

轟!!!

黑異魔牛身上爆發出一陣璀璨到極致黑暗詭異能量。

四周的一切天地都隨著被它的力量所改變。

這就是偽神的強大。

他能夠直接更改四周的力量!

畢竟元素之力在它麵前,其實已經隻是辣雞了。

他們所掌握的力量是更為強大的!

“死吧。”黑異魔牛淡淡說道:“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殘忍!”

“轟!!!”

漫天的黑暗詭異元素紛紛暴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