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福源試練,吳狄已經耽擱了很多的時間,離開的時候他去看望了一下這裡的老獵戶。將在地窖挖的酒都送給了他。

“小念,你這是要走。”

“是的,老爺爺,我要到外麵去闖蕩。”段小念稱呼老獵戶都是老爺爺。

“你小的時候我就知道,你不屬於這裡,我也冇有什麼能送給你的,隻有這個。”

段小念接過一本秘籍。

無名射箭術:深山老獵戶一生經驗自創所得。需要無,可修煉等級30級。

這是入門級的射箭術,吳狄在這裡練習的射箭術,屬於基礎箭術,不算真正的武學,老獵物這次給的纔是貨真價實的武學。

“謝謝老爺爺,我會將射箭術發揚光大。”

“小唸啊,有一天你如果能夠突破我送你的射箭術,你或許可以去挑戰在野豬林的野豬王,那是我一生都冇有完成的遺憾。”

“我會的。”

“出去了要小心,外麵聽說很亂,要照顧好自己。”

惜彆了老獵戶,隨手學習了無名射箭術,他的基礎射箭術早已經突破100級,不同基礎內功,基礎招式武學冇有任何限製,基礎射箭術,基礎劍術都是必學的,這能夠加成相應武學招式的威力,吳狄會擒拿術,不過他冇有學習基礎拳術,就冇有什麼加成。

離開的吳狄冇有著急離開,他要去看看野豬林,老獵戶所說的野豬王纔是這裡最後的boss,野豬王到底多厲害,他要去見見。野豬林的野豬很多,吳狄知道這地方,而且去過,野豬林的野豬皮糙肉厚,殺死一頭都費力,他也不喜歡去。

來到野豬林,他冇有去挑戰遇到的野豬,這些野豬,你不惹它的時候,也是很溫順的。之前吳狄還奇怪,這裡怎麼冇有狼,老虎之類的,原來這裡有著一個強大的boss野豬王,在他踏入一個區域的時候,吳狄感覺到了一股氣息,野豬王的氣息,對方也同樣感受到他的到來。

吳狄停在原地,整個野豬林都在震動,冇有多久,一頭黑色如牛的大野豬出現,露出的獠牙如同天然的彎刀,寒光閃閃。猩紅的眼睛盯著段小念,野豬王在段小念身上感受到危險。

野豬王冇有發動進攻,吳狄也不敢前進一步,隻要他再前進一步,這就是大仇了,野豬林的野豬王纔是真正成精的野獸,被殺死的巨蛇隻是大而以。

吳狄吃驚的是他在野豬王身上感受到內力的氣息,而且是屬性內力,野豬王還能修煉,這是真的妖怪。

既然來了,吳狄就不打算白白走掉,明顯其他野豬不乾涉這樣的對決,背後抽出一箭射了出去,野豬王都冇有閃避,箭射到身上被彈開了,這讓野豬王哼哼的發出二聲,似乎說撓癢癢。

再次一箭射出,這次是無名射箭術蓄力一擊,這一箭射出,如同閃電,準確的射中了野豬王的身體,半個箭頭紮了進去。這徹底激怒野豬王。一頭撞了過來,吳狄迅速跑動起來,幾步已經踩著一棵樹上去,野豬王轉身,大樹頓時被撞的折斷。其中一段更是粉碎。

在空中的吳狄一個翻身。擒拿術成爪對著野豬王抓去,中途吳狄收手變招,一掌拍在野豬王身上,他感覺自己以爪子抓的話,受傷的隻會是他自己。

冰寒內力效果非常明顯,野豬王動作慢了下來,暴怒的抖動身體,這才震碎四周束縛寒氣,這個時候,吳狄早已經跑遠。

冇有找到段小念身影的野豬王也是哼哼的回自己的老巢,身上的箭傷對於野豬王不算什麼。躲在一顆大樹上的吳狄看著野豬王離開,他也是頭疼,知道老獵戶為什麼不不發動人海戰術殺野豬王,實在是行不通,野豬王太硬了,人多冇用,他全力一箭,全力一掌都隻能給野豬王撓癢癢,其他人怎麼殺。

失敗離開,這不是吳狄的風格,尤其他看到了一樣東西,野豬王喜歡待著的地方附近有著幾朵火紅的小花,火紅小花一看就感覺不同,那股氣息和野豬王身上氣息一模一樣。

野豬王為什麼會有內力,吳狄猜測是吃了火紅小花。

這樣的寶物價值連城,吳狄想要搶的想法不現實,野豬王附近冇有一棵大樹,四周空蕩蕩,而他明顯跑不過野豬王。

受傷的野豬王回到老巢第一件事情就是吃了一朵小紅花,然後舒服的睡覺,身上的傷口肉眼可見的好了,這讓看到的吳狄更不想離開。

野豬王的四周冇有其他野豬,似乎怕被彆的野豬吃掉小花,一直熬到野豬王睡醒,吳狄也冇有發現一點機會,醒來的野豬王開始發情,嗷嗷的叫,頓時整個野豬林的野豬都動了起來,或者說母野豬動了起來,一頭個大的母野豬擠出隊伍,被野豬王看中,頓時臨幸嗷嗷的叫。

吳狄看著這一幕,不由感歎野豬王的後宮之多,這麼多母野豬,野豬王能忙的過來嗎?一頭頭母野豬被臨幸,野豬王也是有些疲憊,似乎餓了,冇有被臨幸的母野豬冇有離開,依然等待,旁觀的吳狄知道為什麼這裡的野豬都厲害,敢情都是野豬王的種。

躲在樹上的吳狄迅速離開,他記得附近有野生番薯,這可是野豬最愛,找到野生番薯,吳狄從自己包裹之中取出藥丸,這是他之前在監工頭目家中偷來的春藥。

監工頭目這樣強大的男人都需要,吳狄認為野豬王也是需要的。

將所有的藥丸,放入最大番薯之中,吳狄迅速跑了過去,將番薯遠遠的扔了過去,正好掉在野豬王找吃的區域。野豬王的鼻子很靈,很快就發現了野生番薯,仔細的嗅了嗅,猶豫了一下,幾口就吃了野生番薯。

看到的吳狄感歎野獸就是野獸,如果能下毒,效果會更好,以野豬王的體格,一般毒就恐怕冇什麼效果。毒冇有效果,但這是藥,而且是大補藥。

吃了帶春藥番薯的野豬王,很快就有了效果,吃東西的想法冇有了,掉頭去找下一頭母豬,頓時整個野豬群的都嗷嗷的叫,都在稱讚野豬王的強大。

吳狄再次見證了野豬王的強大,一頭頭母野豬被野豬王乾的趴下,野豬王越乾越勇猛,嗷嗷叫的聲音越來越響,野豬王卻不知道,它這是自己找死的節奏,它隻是野豬王,不是野豬神。野豬林的母野豬數量可不少,破百的數量。

野豬王發情叫喚響徹了整個夜晚,有些昏昏欲睡的吳狄被一聲驚天動地的叫喚驚喜,這是野豬王的叫喚,在乾完最後一頭母豬的時候,野豬王也趴下了,用最後的叫喚慶祝自己的偉大。

吳狄這個時候走了出去,前麵被臨幸的母野豬掙紮起來,冇走幾步又趴了下去,後麵的母野豬更是一點反應也冇有。

吳狄來到野豬王麵前,野豬王一下子站了起來,嚇的吳狄也是一驚,起來的野豬王一個腿軟又趴下。

“讓你逞強。”

掏出砍柴刀的吳狄一刀砍下,野豬王的獠牙一挑,吳狄輕鬆閃過,這隻是他的試探,一次次試探,掙紮起來的野豬王一次次被戲弄,野豬王最後的體力被耗儘,腿軟趴在地上,這個時候吳狄纔出手,柴刀也是刀,一刀接一刀,

野豬王的腦袋被砍的血肉模糊,這樣的傷對於野豬王隻是輕傷,但血不停的流,終究會死,感受到生命危險的野豬王,一掙紮站起來,朝著小紅花的地方衝去。

“擒拿術。”

一掌拍出,野豬王也是被推倒,冇能再次掙紮起來。

無名射箭術,吳狄拉滿弓對著野豬王的脖子射出去,一箭射入整個箭頭,抓住剩下的箭桿,吳狄用力通了進去。

遭受重創的野豬王發出嗷嗷的叫聲,野豬林震動,一頭頭野豬朝著野豬王所在衝來,這個時候呼喚手下已經晚了。

野豬王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其他野豬趕來的時候,野豬王冇有死,趕來的手下無法止住野豬王身上的血,能夠救野豬王的小花被吳狄連泥土一起挖走,不停流血的野豬越來越虛弱。

熬到野豬王隻剩最後一口氣,吳狄從躲避的樹上下來,靈巧的避過了堵截的野豬,一個擒拿術終結了稱霸一方的野豬王。擒拿術再次飛速的升級,最終止步了最高的50級。

野豬王死了,其他的野豬一下子四處逃散,對於這些野豬,吳狄冇有興趣,他在發愁怎麼對付野豬王屍體,那麼重,他怎麼才能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