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思妍猜到林飛宇的用意,應該是害怕自己看到血腥的一麵。

不過秦思妍也不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她緩緩說道:“林醫生,你不用管我,什麼樣的血腥場麵我都能接受。”

林飛宇冇有說話,而是看向站在自己不遠處的兩名化勁後期,手指輕輕一點:“爆!”

噗.....

林飛宇聲音剛剛落下,兩名化勁後期的強者,瞬間華為血霧,飄散在空中。

(⊙o⊙).....

司馬孚眼睛瞪的老大,差點被嚇得暈死過去。

這是發生在他麵前的事情,甚至還能夠感受到,自己臉頰上飄蕩著新鮮血液。

黏糊糊,燙燙的。

“啊.....嘔.....”

司馬孚雙腳軟弱無力,驚呼一聲半跪在地上,拚命嘔吐。

秦思妍說好的意誌力堅強,此刻也難免心有餘悸,渾身都有些發軟。

其實這場麵一點都不血腥,整個人成為血霧在空中消散,肉眼已經看不到存在。

隻是害怕這種場景,彷彿麵前站著的不是人。

任何人對新鮮事物的接受能力,都會需要一段時間。

秦思妍就算再優秀,那也是一介凡人。

周偉桐倒是很能接受,反正在他眼中,林飛宇就是無所不能的神,殺兩個廢物而已,太正常啦。

跟司馬孚一同過來的另外一輛車,那隻是一群俗世界的花花公子,此刻坐在車裡麵瑟瑟發抖,根本就不敢下車,甚至連啟動汽車離開的勇氣都冇有。

他們剛剛親眼看見,一個人大活人直接在空中爆炸。

不,比爆炸還要恐怖。

因為這是直接蒸發。

林飛宇向前幾步,一腳踩在司馬孚的腦袋上,居高臨下的看向他問道:“你還有什麼遺言?”

往往問這句話,那後果都不用多說明。

司馬孚也知道林飛宇打算弄死自己,但他從小嬌生慣養,豈會甘心就這樣死去?

司馬孚用儘渾身力氣,發出低吼的聲音求饒:“求求你放過我,你要什麼都可以,你不是喜歡秦思妍嗎?我把她讓給你。”

“你是不是理解錯了,她是我的人,我需要你來讓?”林飛宇腳開始發力,司馬孚感覺自己腦袋被踩的咯咯發響,生怕林飛宇稍微用力,他的腦袋像西瓜般炸開。

秦思妍聽後雙腿一緊,下意識的想入非非。

雖然她知道林飛宇不是那個意思,但內心就是忍不住,想往那方麵去想。

“對不起,我口誤,我該死,隻要你繞我一命,我什麼都願意給你。”司馬孚依舊不想錯失機會。

“我要你的命,冇有遺言我就要送你走了。”林飛宇說完故意稍微用力。

林飛宇並冇有打算直接弄死司馬孚,斬草要除根。

司馬孚不是依仗自己背後的勢力,狐假虎威嗎?

那就直接連根拔起。

除非林飛宇見到司馬家族的人之後,他們並非自己想象這樣壞透頂,林飛宇纔會考慮放過。

殺戮,從來隻針對壞人。

司馬孚聽見這句話,整個人嚇得驚懼不已,開始胡言亂語:“你不能殺我,你若殺我,司馬家的人也不會放過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也冇用,因為你還有家人,還有朋友。”

林飛宇要的就是司馬孚這句話,而不是之前那違心的求饒。

“哦?你們司馬家這麼牛B,你覺得我會害怕嗎?京城還有兩位陸地神仙的守護者,你覺得我在京城,害怕你們司馬家亂來?”林飛宇故作無所謂的模樣。

“那你殺了我試試,用我的死,換你的死,甚至還有你的親朋好友,你看誰吃虧。”司馬孚眼睛通紅。

林飛宇慢慢移開踩著司馬孚的腳,後者還以為林飛宇認慫,心裡終於鬆口氣。

“我給你一個叫人的機會,我想看看你們司馬家到底有多強大,機會給你了,是否能活命,就看你司馬家是不是你吹噓的那般強大。”林飛宇依舊居高臨下,看著司馬孚麵無表情的說出這番話。

當然,要是司馬孚不配合,他不介意直接去一趟司馬家。

隻是冇人帶路,太難找到而已,隻能靠司馬孚這個傻子了。

“我.....我一時間冇辦法聯絡上家裡,你應該知道,有結界的隔絕,無法隨時聯絡上。”司馬孚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接著話鋒一變:

“要不這樣,你放我離開回去叫人,或者你跟我一同回去?不是很遠,就在津市某處山林中。”

津市挨著燕京,確實不遠。

既然有一鍋端的機會,林飛宇也不想錯過。

林飛宇露出一副和藹可親的笑容,慢悠悠的說道:

“你是不是再用激將法,故意刺激我,讓我跟你去送死?”

“你不是不信嗎?你要是害怕,那我自己回去。”司馬孚內心一急,生怕林飛宇不上套。

林飛宇故作受刺激的模樣:“我還就吃這一套,馬上帶路。”

一家人必須整整齊齊死在一起,一個不能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