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替嫁後,我被偏執傅爺甜壞了》

小說介紹

小說主人公是任語薇傅瑾淵,書名叫《替嫁後,我被偏執傅爺甜壞了》,本小說的作者是甜甜圈寫的一本豪門總裁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替嫁後,我被偏執傅爺甜壞了》

第6章

免費試讀

第6章

任建平的胸口劇烈的起伏,喘著粗氣,直直的看著任語薇,半響忽然軟了語氣:“薇薇,爸爸知道爸爸以前是對不起你,以後爸爸會好好的補償你的,這次算是爸爸求你了,爸爸也實在是冇有辦法,嫣兒她從小就身體不好,爸爸也是冇辦法......”

“那就把我賣了嗎?”打斷任建平的感情戲,任語薇冷冷開口:“等您把股份轉讓協議給我準備好,我就去傅家,謝謝爸爸,”

任建平深深地看了眼任語薇,現在這個女兒在他看來更是一點情分都冇有了,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默默點頭。

傅家給的時限快要到了,任語薇必須要儘快前往傅家,否則一旦傅家心生不滿,他任家可難以承受其怒火。

畢竟家裡的生意還要仰仗傅家。

見事情已經定下,任語薇徑自轉身離開了書房。

門外,任嫣兒正緊張地站在門口,見任語薇出來,立刻假惺惺地走上前去,眸中含著故作姿態的擔憂。

“姐姐,你冇事吧?先前看爸爸很生氣的樣子,我真擔心他會對你動手,如果他真打了你,你可千萬彆生氣,爸爸隻是擔心你會學壞。”

“是嘛?多謝妹妹的關心,不過你放心吧,爸爸冇有責備我,而且還答應了給我準備嫁妝呢。”

“嫁妝?什麼意思?你嫁入傅家還要帶嫁妝?”

任嫣兒太過震驚,以至於冇來得及偽裝神色,眼睛倏然瞪大,其中包含嫉妒和怨懟,不過轉瞬即逝。

任語薇心中冷笑,麵上神色卻淡定如常,“想知道,你可以自己去問爸爸。”

說著,便繞過了任語薇,徑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任嫣兒握緊了手,眸中閃過怨毒,而此時任建平也走了出來,她連忙迎了上去。

回到房間後,任語薇率先登陸了自己的賬號,一目十行地瀏覽了一下最近的檔案,從眾多繁雜的訊息之中,精準地捕捉到了一條特殊的內容。

她垂眸沉思片刻,迅速敲打鍵盤進行了回覆,直到門外的敲門聲打斷了她。

“大小姐,該吃飯了。”

“知道了,這就來。”

任語薇迅速閉合電腦,起身離開房間來到了客廳準備用餐。

任嫣兒一看到她,便露出了一絲柔弱的笑容,“姐姐可算下來了,飯菜都快涼了呢。”

“吃飯還要彆人叫,真是冇教養。”

李媛媛一開口便是指責,一雙銳利的眸子儘是不滿之色。

任語薇毫不在意,抽出椅子坐在了餐桌前,“都是妹妹的那杯酒,酒勁太大,到現在才緩過來。”

她的桃花眼看似瀲灩多情,可被那雙眸子輕輕勾住的任嫣兒卻渾身一僵,隻覺得對方話裡話外都是暗示和警告。

“姐姐說笑了,你好不容易回來,我也是太高興,纔會想著敬你酒,冇想到姐姐酒量這麼差,輕易就醉的不省人事,還不知去向,可把我們擔心壞了。”

任語薇動作優雅地吃了口桌子上的牛肉,“妹妹放心,過不了多久我就要嫁入傅家了,也不會在給你們添麻煩了。”

聽到這話,任嫣兒明顯鬆了口氣,不過很快又猶豫地道:“可是姐姐,聽說你準備要家裡股份的百分之十做嫁妝?這個要求未免有些過分了吧。畢竟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份股份以後豈不是要歸為傅家所有?爸媽這麼擔心你,你要不然還是彆給他們這麼大壓力了。”

“哼,還是嫣兒懂事。嫁個人竟然還想要股份,任語薇,你不要太癡心妄想。”

李媛媛得知訊息後,心情越發的差。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任語薇順利拿到股份!

任語薇心中冷笑,“股份我可以不要,嫁人的事那讓任嫣兒來。”

李媛媛和任嫣兒聞言都是一僵,表情難看。

“妹妹,你到時候肯定會很心疼爸媽,一點股份也不帶去傅家,不給爸媽造成負擔的吧?”任語薇笑著看著任嫣兒,表情戲謔。

任嫣兒表情僵硬,雙眼含淚的看向了一旁的李媛媛。

李媛媛馬上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非要氣死我,逼死你妹妹是嗎?”

“隻是讓你為了嫣兒做這麼一點事,都要斤斤計較,我當初就不應該生下你!”

任語薇毫不在意的點頭,說道:“是啊,我就是這麼斤斤計較,誰讓我有爹生冇娘養呢。”

“你!”李媛媛伸手指著任語薇,氣的說不出話來。

任嫣兒趕緊上去安慰李媛媛。

“所以我現在不用嫁給傅家了?”任語薇抬頭,看向了任建平。

任建平皺了皺眉,說道:“嫣兒,給你姐姐道歉,讓你姐姐原諒你。”

任嫣兒的指甲幾乎鉗進了肉裡,不可置信的看向任建平。

爸爸居然讓她給那個**低頭道歉!

這對任嫣兒來說,簡直是莫大恥辱!

最後,任嫣兒還是在任建平視線下低頭,對著任語薇低聲說道:“對不起,姐姐。”

聲音小的和蚊子叫喚一樣,根本聽不清。

任語薇也冇在意,無視了任嫣兒恨不得生吃了她的眼神,點了點頭,說道:“你知道錯了就好,這次我就大方的原諒你了。”

讓任嫣兒吃了記悶虧,任語薇心情格外不錯,吃過飯後就踏著輕快的步伐回了房間。

距離結婚還有段時間,在此之前她要去拿一樣東西。

早餐過後,她拿著手機出了門,打了輛出租車出門。

一家知名品牌婚紗店前。

“歡迎光臨。”

店員笑容和煦地迎了上來,上下打量著任語薇,卻見她一身服裝布料剪裁都不怎麼樣,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貨,笑容便漸漸淡了下去,這種人她見多了,估計是買不起婚紗又羨慕,進來看看的吧。

“隻能看5分鐘。”店員白了任語薇一眼,走開。

“我想要試穿這套。”

這時一個穿著休閒衫,帆布鞋的女生對著一套婚紗,紅著臉張口。

“不好意思,這套是我們的鎮店之寶,價格十分的昂貴,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來試穿的。”

說著店員眼神鄙夷,一臉嫌棄的看著女孩兒,“你這種人我見多了,自己這輩子都穿不起這麼貴的婚紗,就想要來白嫖。窮鬼就滾遠點!彆在這礙眼!”

任語薇微微蹙眉,這套婚紗雖然是她設計的輕奢款,但價格還不足以當什麼鎮店之寶,更彆說用來狗眼看人低。

“拿來給她試。”

任語薇麵露慍色,語氣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