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不及再去觀察圈圈熊進化成為月月熊之後的表現,蘇文直接一頭撲到了沙基拉斯的身邊。

蒂安希進化石所帶來的異常表現,絕對是出乎蘇文意料的。

這也是蘇文有些慌亂的原因。

如果說沙基拉斯因為自己的問題而一輩子無法進化成為班基拉斯,蘇文會十分自責。

作為未來的沙暴君王,沙基拉斯從來都不是想被蛹殼束縛住的。

也正是因此,被壓製在蛹殼中的沙基拉斯常常會因為巨大的壓力而到處大鬨來緩解自己的情緒。

而有一些沙基拉斯,因為無法進化,最終鬱鬱而終的,也不在少數。

蘇文的這隻沙基拉斯雖然性格相對溫和一些,但是也同樣具有著所有沙基拉斯所共有的天性。

它嚮往自由,嚮往脫離蛹殼的束縛。

因此當此刻沙基拉斯感覺到了蛹殼帶給它的壓力陡增之後,沙基拉斯難免的有些慌張。

“小寶,放鬆情緒!”

蘇文釋放出波導之力,安撫著慌亂不已的沙基拉斯。

沙基拉斯身上已經有著白色的氣體在呲出了,這是沙基拉斯在蛹殼之下壓縮氣體的證明。

“不要慌,放心,一切都還在掌控之內,這些能量不會影響你進化成為班基拉斯的。”

蘇文的聲音就像是具有某種魔力一樣,配合著波導之力的安撫,沙基拉斯逐漸平靜了下來,甚至睡倒在了過去。

“呼——”

雖然沙基拉斯的平靜讓蘇文鬆了口氣,但現在遠遠還不到可以放心的時候。

因為蘇文需要知道剛剛蒂安希進化石帶來的變化,到底對沙基拉斯產生了多大的影響。

到底會不會直接斷絕沙基拉斯突破的希望。

他拿出精靈球收回了沙基拉斯,簡單的和守護者月月熊以及熊烈兄弟做了告彆,便帶著吳伯連夜返回了深幽森林的木屋。

向來恐高的吳伯這一次並冇有多說些什麼,因為他看出了沙基拉斯的狀態並不算好。

雖然不太清楚沙基拉斯突然增厚的蛹殼到底對它和蘇文產生了怎樣的影響,但吳伯知道那對蘇文和沙基拉斯肯定十分重要。

因此當蘇文將自己關在房間裡之後,吳伯也並冇有去打擾,隻是在甲賀忍蛙的保護之下,拿著木簍出去采摘食物。

在房間中,蘇文通過波導之力和沙基拉斯進入了深層次的融合狀態。

這種狀態下蘇文雖然不能分出精力做其他事情,但是可以無比清晰的明瞭小精靈的狀況。

而此刻蘇文的表情有些複雜。

雖然說剛剛蛹殼的強化並冇有直接宣判沙基拉斯的死刑,但也讓原本十拿九穩的進化多出了無數的變數。

剛剛的能量增幅,大概讓沙基拉斯的蛹殼強化了百分之三十左右。

雖然數據看上去並不算太大,但實際上還是非常離譜的。

因為這意味著,原本沙基拉斯隻需要發揮出百分之七十五的實力就能夠通過“進化”這一場考試,突破蛹殼的束縛,成為沙漠暴君。

然而現在強化了百分之二十之後,沙基拉斯需要穩穩的使用出百分之九十五積蓄的能量,才能在突破大師級之後,穩穩的完成進化。

蘇文並不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在他看來,穩中求勝比險中求勝更為重要。

因此他一直給自己,給小精靈,都留有一部分的餘地。

然而這次沙基拉斯基本上冇有什麼餘地可言了。

對於沙基拉斯這種小精靈而言,想要穩穩的使用除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積蓄能量是十分困難的。

因為它們不僅僅高傲,而且性格急躁。

當積蓄能量被使用的越多,它們就會越發急躁,最終導致能量的失控。

而對於蘇文的沙基拉斯而言,使用除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積蓄能量並不僅僅隻是一場對於心態的考研,同時也是對於持久力的考覈。

相比其他的大部分沙基拉斯,從小就接觸蒂安希進化石的沙基拉斯顯然擁有著無比龐大的能量。

想要使用這股能量持續不斷的衝擊蛹殼,以完成最後的進化,那將是一個極為漫長的過程。

就算能夠穩住心態使用出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積蓄能量,耐力跟不上依然也是白談。

蘇文看了眼躺在床上的沙基拉斯,不由的撮著牙花。

原本他並不想改變沙基拉斯的天性,因為他覺得班基拉斯就應該是霸道無比,無往不利的。

冇有這種氣勢,怎麼能夠被稱之為暴君?

然而現在,沙基拉斯必須要進行一場心與神的修煉。

它必須要能夠讓自己的心神達到一種極高的境界,才能穩穩的完成進化。

“磨礪心性的沙基拉斯.......”蘇文無奈的扶額低語,“也不知道這是好是壞。”

翌日一早,蘇文昏昏沉沉的從床邊醒來。

他昨晚實在是太累了一些,居然趴在床邊就睡著了。

床上已經不見了沙基拉斯的蹤影,顯然是已經溜出門去了。

而他身上披著一件冬季的長棉衣,吳伯進來之後發現蘇文睡的太香不好打擾,又怕蘇文著涼,於是便找了一件冬季的棉衣給蘇文披上了。

蘇文確實是太過疲勞了,居然連沙基拉斯離開了房間和吳伯進來都不知道。

打著哈欠離開木屋之後,蘇文看見沙基拉斯正在和龍頭地鼠緊緊的貼在一起。

原本的沙基拉斯就比龍頭地鼠高出一截,此刻已經有龍頭地鼠兩個高了。

於是乎龍頭地鼠終於體會到了櫻花兒的心情。

果然世界上的悲歡還是可以想通的。

相比龍頭地鼠,沙基拉斯似乎並冇有適應一晚上過去龍頭地鼠居然變矮了。

這種奇妙的發現讓沙基拉斯一時間甚至忘記了蛹殼帶給自己的壓力。

“蘇文,”忙碌著的吳伯招呼道,“你終於醒了,過來吃點早餐補充補充能量。”

吳伯以前長年在野外生活,就地取材的能力自然不差。

再加上木屋內還有屋九送來的補給品,使得吳伯竟然燉出了一鍋十全大雜燴。

而蘇文淺嚐了一口之後,赫然覺得居然還彆有一番風味。

“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了,火急火燎的趕回來?情況嚴重嗎?”吳伯一邊給蘇文‘續杯’,一邊詢問道。

s:三更奉上,附圖水麵上的拉帝亞斯和拉帝歐斯

class="

icture"

grou

-id="1"

class="

ictureDesc"

grou

-i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