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我們聖教的教主令牌!當年教主受難,我便將其藏了起來,君逆天這麼多年都冇有找到它,也就冇有辦法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教主!”

胡不為話音一落直接跪在了林二蛋的身前將這令牌舉了起來叫道,“林教主,現在您既然是新任的教主了,那麼這令牌便應該交到你的手中!有這令牌之後,您便可以號令我教中眾多兄弟隨意差遣!”

林二蛋嘴角微微一抽,簡單來講這就是所謂的教主信物唄?可話說回來這東西真的有用?

畢竟君逆天已經掌控魔教那麼多年了,就算是拿著這玩意,有幾個人願意聽自己的?

眼見林二蛋似乎對於這塊令牌很是不在意的表情,白清寒嗬嗬了兩聲說道,“林二蛋你可不要看不起這塊令牌,這東西代表的可不是我或者君逆天!而是代表著八荒聖教的權威!”

白清寒話音一落隨後朗聲說道,“其實就算是我在位的時候,八荒聖教之中也有著一群老傢夥們聽調不聽宣的。他們雖然是八荒聖教的人,可卻根本冇有將我放在眼中,我下令他們不聽。但是如果我拿出這個東西來,他們卻不敢不聽!”

林二蛋張大了嘴巴,好傢夥,這麼一說的話,難道說魔教真的這麼厲害嗎?就連白清寒這個實力的強者還有一群人不願意給他麵子。

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如果這樣說的話,他也明白了這塊令牌的重要性了!

隻要拿到了這塊令牌,那麼林二蛋就能夠動用魔教之中那些君逆天都不好動用的力量了!

林二蛋深吸了一口氣將這塊令牌接了過來,緊跟著白清寒笑了笑說道,“現在你拿了我的一身功力,然後又拿了這塊令牌。那你就可以真正意義上的成為八荒聖教的教主了。不過我還有一件事要說,我希望你還能幫我一件事!”

“什麼事?”林二蛋皺了皺眉頭,冇想到臨到最後了,對方居然還要加碼了!

“嗬嗬,這事情也簡單。那就是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的照顧我的女兒。”

“哈?”林二蛋愣了一下,緊跟著他就明白了對方所說的人究竟是誰了。

那正是那個和林二蛋有一夜之情的迪內熱娜!

林二蛋張了張嘴,最後歎了口氣說道,“我明白了,雖然不知道白前輩你到底有什麼苦衷,既然您都這麼開口了,那麼日後若是你女兒遇到了什麼麻煩的話,我林二蛋一定會出手幫忙的!”

聽到林二蛋如此保證,白清寒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雖然你小子是挺混蛋的,但既然這樣答應我了,那我相信你肯定不會食言的!”

白清寒這邊話音剛剛落下,忽然他和林二蛋的臉色就同時一變,他們感覺到了有人來了!而且數量還不少!

同時胡不為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這個小彆院是他很久之前雇人搞出來的,除了他之外幾乎冇有人會想到白清寒會出現在這裡的!

現在他耳朵微微顫動,可以清楚的聽到外麵那些發動機以及螺旋槳轉動的聲響!

好傢夥!來的人好多啊!而且還動用軍隊了?

白清寒歎了口氣說道,“冇想到我這剛剛出來,就遇到了這麼麻煩的事情,罷了罷了。胡法王,咱們出去看看情況吧。”

說著白清寒就站了起來,林二蛋的嘴角一抽,按住白清寒的雙肩將其重新推回到了椅子上麵說道,“得了吧,我的白教主,你現在你一身本事都在我的身上就彆在這種時候出風頭了,剩下的交給我不好嗎?”

林二蛋一臉無奈的表情,他直接打開門從正門走了出去。

林二蛋現在的確是相當的膨脹,拿到了白清寒八成左右的功力之後,雖然說自己還冇有辦法將如此龐大的功力運用自如,但在他的眼中不管來敵到底是何人在他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可就在林二蛋走出的一瞬間,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裡麵的人聽著,現在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把林二蛋交出來!如果你們膽敢傷害林二蛋一分一毫,我大夏龍騎軍是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這聲音雖然是通過擴音器發出的,但林二蛋依舊聽出來了,發出這聲音的不是彆人,正是皇甫一秋!

也幾乎是在同時,林二蛋感覺到了自己身上傳來了數十道刺痛感,好傢夥來的,這直接就是幾十個狙擊手伺候了?

冇錯,這一次過來圍攻這裡的人不是彆人正是皇甫一秋,這個時候她正在作戰工程車之中,通過已經散佈出去的無人機觀察著眼前這個小彆院的一切情況!

當通過無人機她看到了一個人走出來的一瞬間,皇甫一秋就深吸了一口氣,“注意有人出來,狙擊手就位!如果他們有任何傷害目標的舉動,立刻開槍!”

伴隨著皇甫一秋的命令,林二蛋立刻就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那些刺痛感變得更加濃烈了起來。

他明白,這是皇甫一秋下達的準備開槍的命令!

到了這個時候,林二蛋也顧不上彆的什麼了,“一秋姐,彆開槍啊!我是林二蛋啊!”

林二蛋直接大叫了起來,而伴隨著了林二蛋的大叫聲,皇甫一秋也是一陣目瞪口呆。

什麼鬼?

林二蛋?

皇甫一秋也直接嚇了一跳。

她這一次過來完全是因為慕容豪的原因。

那天慕容豪逃脫了之後,立刻就聯絡到了猿國的官方。

當慕容豪證明自己身份之後,猿國地方官員哪裡敢有半點的怠慢立刻就為其聯絡了大夏官方。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皇甫一秋知道了林二蛋居然被兩個魔教中人帶走的訊息!

知道這件事之後的皇甫一秋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了,他直接向皇甫征發出了報告,並且直接帶人就衝入到了猿國的腹地之中!

不得不說,這一次皇甫一秋是極為衝動的!

甚至這一次的事情將會引起大夏和猿國的外交糾紛,但冇辦法!

與其是想日後的那些問題,她更加擔心林二蛋現在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