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突然襲擊了一下,彷彿讓法則異常點感到無比憤怒。

巨大的熱能在彙聚著,半片天空都因為這恐怖的高溫而扭曲著,就像是一頭熱能怪獸在發出咆哮。

張燁同樣不甘示弱,身上的火焰再次暴漲,隱隱約約化作了一頭不曾見過的凶獸模樣。

紅色的外焰,白色的內焰,讓他看起來格外妖異。

“吼!!!”一聲咆哮,張燁直接化作了一道火焰流星衝向了法則異常點。

在烈焰和狂風的助推下,這種形態的張燁,其速度已經超過了三十倍音速。

以這種速度,他甚至可以直接衝出藍星!

但這樣的速度對於法則異常點來說還是太慢了。

見張燁襲來,法則異常點根本不準備和張燁打近戰,立刻化作光束飛退,同時凝聚熱能想要反擊。

可下一刻法則異常點停下了。

因為它突然發現,周圍的法則不知何時已經形成了一個囚籠,將這片天地封鎖。

早在沙暴來臨的時候,周圍的法則便在張燁的掌控,開始以一種規律運轉著。

風之法則,土之法則,互相配合著,一切都彷彿自然而然,讓法則異常點無法察覺。

緊接著因為高溫低壓引來的風暴,又帶來了更多的風之法則,雷之法則,還有張燁不斷施展出的冰與水之法則……

這些法則交織著,運轉著,無形間已經形成了一張常人不可視的法則大網,無聲無息中將這百裡天地覆蓋。

這麼一來,就能直接限製住法則異常點的移動範圍。

畢竟那法則大網可是藍星法則組成,如此巨量,法則異常點想要硬闖,很容易就會被纏上,一個不小心就得被張燁吃掉。

無奈,法則異常點隻能改變策略,不斷在這百裡方圓內移動,同時凝聚熱能攻擊張燁。

它知道,這麼大範圍的法則掌控,是很難維持太久的。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法則的掌控拚的可就不是體力了,是掌控力和精神力。。

掌控力越強,精神力的消耗就越小。

精神力越強,就能掌控得越久。

以張燁現在的精神強度,撐十分鐘差不多了。

十分鐘內必須抓住這傢夥!

至此,張燁就和法則異常點在這百裡方圓內玩起了貓抓老鼠。

其中,光柱與火柱不斷碰撞著,爆炸著,形成一幅幅絢爛而致命的畫麵。

對付法則異常點的光熱攻擊,張燁的火焰起到了極好的效果。

因為同樣是灼熱的,隻要我比你熱,我就能壓製你!

法則異常點的熱需要積蓄,積蓄久了纔有足夠的熱量,但張燁一直緊追不放,所以它一直冇有積蓄熱能的機會。

反倒是張燁,根本不需要積蓄熱能,想要火力足夠,就加大體內能量的消耗。

一百萬不夠就一千萬!

一千萬不夠就一百億!

一剋核燃料兩百億卡路裡,他吃的那顆裡麵有十五千剋核燃料,特麼的三百萬億卡路裡跟你耗!

今天就是把體內所有能量燒完,也得吃了你!

不過,法則異常點的速度,真的太快了。

“吼!!!”一聲怒吼,張燁利爪揮出,上百道火焰爪波呼嘯而出,法則異常點卻輕易閃過。

最後法則異常點甚至連熱能攻擊都不彙聚了,就單純地躲閃。

哪怕張燁的攻擊無比淩厲,其爆發出的火焰熱能遠超於它,但速度太慢了。

在它看來,張燁的速度就跟龜速一樣。

甚至它還能飛到張燁身旁繞幾個圈來挑釁張燁,而張燁往往一眨眼,它就消失不見,隻留下一圈圈光痕證明它剛剛來過。

給張燁氣得直磨牙。

一旁白也來幫忙,想要利用能力強製嘲諷住它,可這傢夥也學聰明瞭。

隻要白將存在感拉滿,它就直接鎖定白施展攻擊。

白要麼硬抗,要麼降低存在感規避或格擋。

亦或者它乾脆不攻擊,既然你存在感拉滿,那我就關注你,圍著你轉。

這種速度圍著轉,張燁也依舊打不到,還怕誤傷到白。

而後白又想要無視空間直接瞬移到異常點身邊,但它始終處於超高速移動狀態,當白瞬移過去的瞬間,它就已經遠離了,根本冇辦法。

張燁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法則異常點。

看著那傢夥用光痕在半空中劃出幾道字體——【垃~~圾~~】

張燁頓時眼皮直跳。

這就好比你麵前擺著一盤雞腿突然跳起來給了你已退,還說你不配吃它一樣。

一直將法則異常點當補品的張燁,還是第一次被自己的補品給嘲諷了。

可耗了這麼久,張燁的精神力也到極限了,頭腦一陣刺痛,那緊密的法則之網也出現了鬆動和缺口。

感受到此的法則異常點二話不說直接化作一道光芒,鑽出了法則之網的缺口,還不斷用光痕在半空嘲諷著,氣得張燁牙嘎嘣響。

要是讓這傢夥跑了,他一直維持在百分百的狩獵成功率就要冇了。

見張燁如此氣憤,白的臉也一下就冷了下來。

盯著法則異常點的猩紅眼眸深處,開始閃爍白芒。

腦中閃過的,是先前關於時空的領悟。

時空時空,時間與空間不分家,她既然能使出時空斷層來防禦,當然也能利用這種力量來追擊!

她閉上了眼睛,櫻唇輕啟。

【無視·時空。】

【無視·時流。】

話音剛落,天地已經化作灰白。

一切彷彿都定格了,而實際上,是她的速度變快了,導致主觀時間的流速,變得極為緩慢。

這一刻,她的身影變得模糊起來,彷彿有光影在疊加。

她睜開眼眸,眼眸深處的白光,好像愈發明亮。

她一步踏出,竟是直接出現在了法則異常點身後。

亞光速的法則異常點能夠感受到她的存在,於是想要逃離。

但除非擁有真正的光速,否則在她麵前,就是慢動作。

在她眼中,法則異常點緩緩向後移動著。

白歪了歪腦袋。

那麼要怎麼給燁子抓回去呢?

她想了想,最後張開嘴。

“嗷嗚!”

吃掉了。

但冇完全吃掉。

被含在嘴裡了。

白滿意地點點頭,隨後忽然感受到了什麼,抬頭看去。

就見黑白的世界上空出現了一抹漆黑,彷彿有什麼東西正在侵蝕這個世界。

並且她的心也隨之悸動起來。

她瞳孔猛縮,越是使用存在的力量,她就越是能感受到,有什麼在靠近。

那黑色不斷蔓延,白連忙退出這種狀態,再次看向天空。

一片平靜。

她鬆了口氣,隨後看向張燁。

張燁也看著她,一臉懵逼。

誒?小白啥時候跑那邊去了?

話說法則異常點呢?

冇等張燁疑惑呢,白就趕緊來到張燁麵前,指了指自己鼓鼓的腮幫子,又指了指嘴唇。

張燁眨了眨眼,試探性道:“親?”

白用力點了點頭,隨後直接抱住了張燁的臉蛋,吧唧一下就印了上去。

張燁頓時眉頭一挑。

他能感覺到,一條嫩滑的小舌頭直接突破了他的唇關,推著一顆不知道什麼東西送入了他的口中。

這……這是?!

進口法則異常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