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是十年前他在外地執行任務追捕歹徒意外摔落,造成左腿粉碎性骨折,還是五年前遇襲被刺傷胸口這兩件事,知曉的人都非常少。

照理說,這小子絕對不可能知道!

可這小子不僅說出了他的傷勢,而且連後遺症都說的非常準確。

這就有些邪門了……

聽到嶽統領的驚呼聲,全場頓時靜寂下來。

楊城主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起來。

能夠如此準確說出嶽統領的兩次重傷,要麼事先調查知曉,要麼就是真的有些本事。

林梟是第一次見他們,這點從林梟之前的拘謹和愣神來看,毋庸置疑。

難不成真人不露相?這小子確實有些道行?

在座的其餘人也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顯然和楊城主般思考。

看著林梟侃侃而談,隻是一會兒的功夫,便將眾人目光吸引過去,蕭若蘭會心一笑。

“我就知道,林大哥不會讓我失望的。”

這笑容落在嶽恒泰眼中,卻有了些許的意思。

不錯,自己受傷這兩件事情知曉的人並不多,可要是以蕭家的能量,要發掘這兩件事,還不是易如反掌。

這麼看來,十有**,是蕭若蘭為了讓這臭小子快點上位,故意把這些資訊告訴了他。

不過,他是老江湖了,有些事情隻能看破卻不能說破。

嶽恒泰不動聲色說道:“倒是我眼拙了,冇想到林小兄弟年紀輕輕醫術如此高明,僅看一眼,就能看出我多年的毛病。”

“這水平,都快趕上龍都薛神醫了,哈哈哈……”

雖說是誇自己,林梟卻明顯感覺到對方眼中的鄙夷。

看來從始至終,這位嶽統領都冇有相信過自己。

不過,有些事情還是得說。

通過先天真氣,林梟明顯能感覺到嶽統領心臟位置有異樣,很有可能在近期出事。

想到這,他沉聲說道:“嶽伯伯,我建議,您最好近期去檢查下您的心臟。”

“噢?”

嶽恒泰此時已經將林梟當成了騙子,語氣頗為玩味道:“林小兄弟意思是我這心臟有問題?”

林梟點頭:“嗯,而且問題不小,最好立刻去醫院檢……”

“不用了!”

冇等他說完,嶽恒泰已經打斷,“上個星期,我剛剛做過體檢,心臟冇有任何問題!”

“小兄弟,我知道你很想表現自己,年輕人嘛,我也理解。”

“但是!有些事情,過猶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