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號基地雖然也是實力不弱,但是現在基地長葉澤成在自己這裡,而且有很多二號基地的工作人員也在自己這邊,如果留守的人稍有不慎,被喪屍攻入,後果不堪設想。

林風立刻就緊張起來,他抬手推了推身邊的葉澤成。

葉澤成迷迷糊糊的張開了眼:“乾嘛?該不是有喪屍來了吧?”

大家這陣子幾乎每天都會遭遇喪屍,所以精神都處於高度緊張的狀態下。

哪怕葉澤成現在困的厲害,也還是一下子就醒了過來。

林風抬手指一指二號基地的方向:“我們要不要過去增援一下?”

葉澤成從椅子上直起身來,然後從車窗處向外望過去,就見二號基地附近果然靠近過去一些喪屍。

他接過來林風遞給自己的望遠鏡,仔仔細細的看了一下:“大概有二三十個喪屍而已,我覺得我們那邊的人應該能應付得來的。而且話說回來,如果我們輕舉妄動的話。萬一那些喪屍是想要轉移我們的注意力。那我們不就麻煩大了?”

這話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進化後的喪屍和之前的喪屍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他們的確想得出來,像是聲東擊西的這種打法。

極有可能有喪屍,現在就藏在暗處,準備對他們這邊發動攻勢了。

其實林風也想到這一點了,但是又擔心自己萬一判斷有誤,害了二號基地。

此時聽葉澤成這麼說,他皺著眉頭開口:“可是你確定你那邊留守的人能搞定這些喪屍嗎?”

“如果他們不輕舉妄動的話,把喪屍擋在外頭還是可以的。”葉澤成似乎並不擔心什麼:“我對我的人還是有信心的。”

話音落地之後,他竟然要把話筒遞迴到林風的麵前,然後自己重新靠在了椅子上,用毯子把自己的頭蒙上,繼續夢遊周公。

這男人這心還真是挺大的。

林風有些無語。

但是既然他自己都不擔心什麼,那想必他的手下還是靠譜。自己也就冇有必要閒操心了。

儘管如此,林風還是時不時的拿起來望遠鏡向著二號基地那邊看。

二號基地的那些喪屍不停的發動攻勢,但是二號基地的工作人員就是按兵不動。

看起來葉澤成平時對手下還是管理的非常不錯的,手下人真是沉得住氣。

那既然這樣就冇什麼可擔心的。

林風就打算收起來望遠鏡,可是怎麼也想不到的是,他就一眼望到不遠處,在林木之後有幾道黑影閃爍。

那裡距離他們車子的方向大約有兩三公裡的樣子。

現在是在晚上,光線昏暗,所以如果不用望遠鏡的話,根本就看不到什麼。

他心中好奇,移動瞭望遠鏡的方位,向著那幾道黑影望過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那幾道黑影竟然就是喪屍,而且在他們不遠處的河邊,還有大部隊的喪屍席地而坐。

林風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真的。

他抬起手來擦了擦眼睛,又取出濕巾來擦了一下望遠鏡的頭部。

然後再對準方位仔仔細細的看了一下。

他冇有看錯,那裡麵有大隊的喪屍聚集。

他們顯然是在等待時機。

林風眉頭緊皺,看起來自己這麻煩有點大。

不過說也奇怪,喪屍正常都在各個聚集地聚集,他們怎麼會一下子彙集到一起?

難不成他們也像人類一樣,知道了,團結起來力量大的道理。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太可怕了。

這麼多的喪屍,自己這邊要如何應對?

林風下意識的望了一眼身邊的葉澤成,疲憊不堪的葉澤成睡的沉沉的,還輕輕的打著鼾聲。

這傢夥的心可是夠大的。

林風並冇有把葉澤成叫醒,他在糾結要如何是好。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二號基地那邊依舊冇有什麼動靜。

那些個喪屍們顯然也已經冇有了耐心了,然後他們就直接撤回到了原地。

林風手裡麵死死握著望遠鏡,向著喪屍的方向張望,他想要知道他們的老巢到底在哪裡?

俗話說隻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

這麼多的喪屍聚在一起實在是太可怕了。

但是如果他可以查到他們的老巢在哪裡,就可以想辦法突襲他們。

就見那些喪屍聚到一起之後,好像在商量著什麼。

然後過了大約半個多小時的時間,他們就開始下水,直接去到了河的對岸。

再然後他們就散了開去。

林風的望遠鏡一直鎖定到其中幾個手腦的頭上。

本以為高能望遠鏡可以觀望到十幾公裡以外,應該能找到那些喪屍的老巢。

可是遺憾的是,喪屍的老巢非常的遠,很快就超出瞭望遠鏡的可視範圍內。

林風很是失落,直接收起來望遠鏡。

看起來隻能一切從長計議了。

一直捱到天色要亮的時候,林風才鬆了一口氣,準備折返回去三號基地休息。

而這個時候,五號基地的防禦係統已經修整的差不多了。

一夜冇睡的林薔等人雖然看上去疲憊不堪,但是也都興高采烈。

“基地長,看看我們昨天晚上的成果。”

林薔已經在四處巡查了一圈:“很好,我很滿意,隻不過,入口處還需要再加一層防護。因為喪屍很可能選擇那裡做切入口。”

林薔點了點頭:“我會交代她們去加固的。基地長,我們今天要不要放一天假呢?”

可以說,現在大家都已經筋疲力儘,而且體力透支到了極致。

如果不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有什麼突髮狀況的話,根本就應付不來。

所以林風雖然急於想去尋找那些喪屍的安身之地,卻也不得不點了點頭:“好吧,你通知大家一下。處理好了之後就都休息一下吧。

林薔興高采烈地離開了。

方雨欣一臉憂色的望了一眼林風。

“你好像有心事的樣子。是昨天晚上發現什麼了嗎?”

四下裡還有其他工作人員在,林風搖了搖頭:“也冇發現什麼了。就是擔心昨天試圖攻擊二號基地的那些喪屍,今天還會過來。”

方雨欣冇有繼續追問下去:“反正白天他們又不會過來。你還是回去好好睡上一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