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夜宮,某大殿。

薩爾阿波羅道:“你一定很奇怪吧,關於你卍解的情報,是在給他治療的時候,從寄生在他身上的錄靈蟲身上獲得的,對我來說,他隻是個搬運靈蟲的箱子而已。哈,因為箱子壞了就生氣?我又不是三歲的孩子。”

聽到這番話,阿散井戀次不禁有些怒氣上湧道:“你簡直就是個人渣!”

薩爾阿波羅依舊一臉奸詐道:“你的話還真是出乎意料啊,傷腦筋,算了,反正你也不是我的對手,也逃不出去。友情提示,你可千萬不要亂來,我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能使用卍解的個體,坦白的說,我十分開心,你最好能保持在全屍的狀態下死去!”

——————

另一邊。

“淩舞吧!袖白雪!”

露琪亞輕喝一聲,驟然將斬魄刀解放,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片片冰花飄散在空氣中。

“哦,你要對我攻擊了嗎?”

看到她這個樣子,誌波海燕卻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而露琪亞說完,身形突然暴退,瞬間消失在原處。

看著消失在原處的露琪亞,誌波海燕嘴角揚起一抹詭異的弧度,身上陡然爆發出驚濤駭浪般的殺氣,向四麵八方蔓延。

看到這一幕,露琪亞心中的火焰越來越強烈,她猛然轉身,揮動斬魄刀再次衝向了誌波海燕。

她不相信,憑藉自己的實力無法戰勝他。

誌波海燕嘴角勾勒起一絲殘忍的微笑。

他伸出手,在虛空中劃動幾下,頓時一個巨大的黑洞浮現在空中,隨即一個接一個的黑點從黑洞中飛射而出,這個黑洞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整個大殿的所有空間全部被塞滿。

看到這一幕,露琪亞心中一寒,連忙催促著斬魄刀向著誌波海燕衝去,她現在隻想快點擺脫掉眼前的這一切。

“轟!轟!轟!”

露琪亞揮動著斬魄刀,不斷的砍擊向誌波海燕,但是卻無法破開這黑洞。

“你以為你這麼做有用嗎?”

誌波海燕的聲音傳了過來,在露琪亞耳朵裡響起,帶著一種陰測測的感覺。

露琪亞抬頭看向誌波海燕,隻見他正一副嘲弄的表情看著自己,彷彿就像是貓看老鼠般。

露琪亞冷哼一聲,繼續催動斬魄刀,不斷攻擊向誌波海燕。

她相信,憑藉她的實力肯定能夠破開黑洞,到時候她就可以逃出昇天。

可惜她錯估了現實的殘酷。

在這些黑球撞擊在斬魄刀上麵的瞬間,斬魄刀便瞬間崩碎,變成粉末灑落了下來。

看到這一幕,露琪亞心裡一涼。

怎麼可能?

自己的斬魄刀怎麼可能會破不開這些黑洞呢?

那隻不過是用微弱的靈壓製造出的小小障眼法而已。

看著眼前這一切,誌波海燕笑的越加燦爛,他慢悠悠的說道:“你知道嗎,剛纔的那些都是我用靈壓製造出來的幻象,而這些隻是我釋放出來的,你的斬魄刀在這一刻根本無法阻擋住我,你也無法從這幻境中掙紮出來,你的死亡隻不過是早晚的事情罷了。”

“混蛋!你根本不是海燕大人,你究竟把海燕大人怎麼樣了?”

露琪亞怒吼一聲,身上靈壓滾動。

看到這一切,誌波海燕露出一抹玩味兒的表情,說道:“哼哼!既然你已經冇辦法從這個幻境中逃出來了,就乖乖的受死吧!”

說完,那些黑洞陡然從四麵八方襲來,向露琪亞籠罩而去,頓時將露琪亞包裹在內。

“該死!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

看到這一切,露琪亞心中大駭,這一切顯得有些可怖。

“嗬嗬嗬,我是誰,你還冇資格知道!”

看著眼前的黑色光球,誌波海燕冷笑連連。

而眼見露琪亞要被吞噬的時候,整個大殿微微顫動起來震顫,接著大殿內竟然出現了一層淺淺的水域,整個水麵上掀起層層浪花,一條條水龍咆哮著飛起。

“初之舞·月白!”

接著,露琪亞輕喝一聲,用斬魄刀的刀尖在地上畫了一個圓圈,周圍的水域竟然也凝結成了一個圈,隨之冰圈沖天而起,形成一道冰柱。

隻這一擊,原本遍佈四周的黑洞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哈,不得了啊,竟然化解了我的攻擊,看來你真的是成長了啊,露琪亞。”

誌波海燕這樣說著,眼中卻滿是戲謔之色,他將刀身一轉,再次發動攻擊。

此時,冰圈已經形成,水龍咆哮著向著黑洞衝去,與黑洞產生激烈的碰撞,整個大殿劇烈晃動起來。

“轟隆隆!轟隆隆!”

巨響不絕於耳,整個大殿都彷彿要塌陷了似的。

露琪亞的雙腳被震的連連後退。

而就在這時,一道劍氣從大殿外飛了進來,在冰圈之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跡。

“嗯?這個女人有點意思啊,竟然用劍氣破除了我的攻擊,看來你比我預料的要厲害不少啊!”

誌波海燕眯起了雙眼看著站立在大殿之中的露琪亞。

“哼,那就讓你嘗試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力量吧!”

他說完,手握斬魄刀,向露琪亞斬去,隻見斬魄刀上的紅色靈紋閃耀起來,隨後一柄鋒利無匹的血刃出現在斬魄刀上麵。

紅蓮出鞘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勢從斬魄刀上瀰漫開來,讓周圍的空間都微微有些扭曲。

這個時候的露琪亞也不敢有任何大意,全神貫注的盯著那一柄巨大的血色刀刃。

看到這裡,露琪亞不由的皺了皺眉,因為她感受到了一股濃厚的死亡氣息,彷彿是來自地獄一般,讓她有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覺,甚至在那一刹那她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停止了運行。

“呼!好險!”

露琪亞長出一口氣,看來這個誌波海燕比想象中的還要可怕。

“你這樣的程度也想阻止我嗎?太嫩了吧!”

誌波海燕大笑著,手中的血色巨刃狠狠的向著露琪亞斬下。

“不,不要啊!”

露琪亞閉上了眼睛,不敢去看那可怕的刀芒。

可是等待了半天,她都冇有等來想象中的痛苦。

睜開眼睛,卻發現誌波海燕正笑嘻嘻的站在自己麵前,手中的血色巨刃還懸在空中。

那種強大的壓迫感並未消失——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UU看書 www.kanshu.com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