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漸漸地深了。

猩紅的月亮高高的懸掛在高空,好像在預示著即將到來的陣陣腥風血雨。

和之前對抗蟲族不同。

那個時候,地球上的無數國度團結在一起,共同對抗仇敵。

可是。

對於從空間之門背後,即將出現的各種宇宙百族的人來說。

接下來。

地球上的人族,將要麵臨的,就將是四方皆敵的局麵!

天空之中。

金色的光芒越發的旺盛起來。

不過。

這抹金色大門的出現,帶來的並不是救世的神光。

更像是無數的金光。

從深不見底的無儘深淵之中,綻放出來。

並且,這些金色的光芒,不斷的開始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讓這扇被金色光芒構成的大門,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地球之上。

汪洋之上,掀起了一陣陣的狂風暴雨

似乎是想要抵抗這種被外來物種入侵的痛苦之感。

而在海域的下方。

幽暗的深海海底

幾個蟲族母皇的注意力,緊緊的盯著海麵之上,天空之上的那扇金色的大門!

快樂!

它們能夠預感到。

空間之門馬上就要被打開了!

等到那個時候,宇宙百族入侵,這地球,便將會成為宇宙百族的血腥屠戮場。

而它們蟲族。

便能夠混居其中,從中謀利!

......

京都上空。

如刀割一般的寒風淩冽的吹著。

冥冥之中,在地球上無數的人族氣運的加持之下,楚陽身上的氣勢,愈發的旺盛了起來。

整個人的狀態。

漸漸地上漲到了巔峰的水準!

與此同時。

某處山峰之巔。

一個穿著一件全新的道袍,白髮頭髮梳的一絲不苟,看起來鶴髮童顏的老者,此刻正枯坐在此。

伴隨著血月的顏色愈發的旺盛。

枯坐在地麵的老者,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眸,眼神中滿上深邃的道韻流轉。

此刻。

通過三天的枯坐。

他渾身的氣機和戰意,也在此刻,醞釀到了巔峰的狀態!

而在老者的不遠處。

還站著一個紮著道髻的中年男子,眼眶通紅的看著眼前的老者,眼神中滿上悲傷和不捨之色。

恰逢此刻。

老者的目光,也漸漸看到了這箇中年男子身上。

見此。

哪怕是在幾天前,中年男子就已經接受了現在所即將要發生的一切。

可是。

他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師尊,真的非去不可嗎?”

聽到這話。

本來盤腿坐在地上,剛剛睜開雙眼,滿臉仙風道骨的老者突然咧嘴笑了起來,露出了那一口發黃,且充滿煙漬的老牙。

仔細一看。

似乎還能顧看到幾顆鬆動掉落的老牙。

老人隨意一招手。

在他的手中就出現了一包“華子。”

緩緩從地上站起來後,老者順勢就從中掏出一根“華子”。

然後反手又掏出一根香菸點上後,滿足的吸了一口後,便滿臉笑意的走向了眼前的中年男子,眼中滿上欣慰之色的笑道:

“傻小子!老頭子我又不是不回來了!”

說完,老人又長長的吸了一口香菸,看著天空中那輪猩紅的血月,眼眸中陷入回憶之色:

“當年,老頭子我還小的時候,就是道觀裡麵最受寵愛的小師弟。”

“那時候年輕,不懂事啊,甚至都還冇有生死的概念。”

“隻知道當時的華夏狼煙四起,無數的異族宵小,侵我疆土,殺我同胞,毀我家園,亂我神州大地!”

“那些大我好多歲的師傅,師兄們。”

“一個個的換上了嶄新的道袍,拿起乾糧,帶上了武器。”

“一個接一個的離開了道觀。”

“那個時候,我隻覺得好玩,就哭鬨著要跟著師兄們一起去,可是卻被最後離開的師傅,留在了道館之中,說我年紀小,不懂事,禁不起這世間的險惡,讓我好好的守著道觀。”

“守到華夏昌盛,守到盛世來臨!”

“後來,盛世確實來了,可是,那些師兄師傅們,我卻再也見不到他們了!”

說到這裡,老者狠狠地抽完了手中最後的一根香菸,看著眼前的中年男子笑道:“當年,我冇有跟上師兄們的步伐,已經是心中的一大憾事。”

“憾不能親上戰場,手刃仇敵!”

“憾孤生一人遺世,苟活百年!”

“你總不能讓老頭子我帶著遺憾去見我那些師兄,師傅們吧?”

說著,老者的聲音又加重了幾分:

“所以臭小子,你不要攔著我。”

“我這輩子此生,能夠見證華夏如此繁榮昌盛,心中已經非常滿足了!”

“至於說現在這血月降世,異族降臨什麼的,不過就是一群異族宵小罷了,老頭子我還冇有放在眼裡!”

老者笑了起來。

“當年,師傅師兄他們,拚了老命,纔打下瞭如今華夏的盛世之景!”

“而我,也藉著他們的餘蔭,枯活了百年歲月。”

“現在,我也要完成我的使命了。”

“當年,是他們守護了華夏,擊退了肆虐的外敵,打下了這百年的盛世之基!”

“而今,雖然師傅師兄們不在了。”

“如此盛世之華夏,又豈能又異族宵小肆虐。”

“所以,這一次,便由我來守護這華夏之盛世吧!”

說罷,老者的眼眸微微看向彆處,那犀利有神的目光,好像是透過了層層的雲霧,看到了半山腰上,一處不大的寺廟。

此刻。

老人的記憶,又好像回到了當初的年少時候。

那不諳世事的自己。

就隨意的坐在寺廟門口的門檻之上,滿眼天真的看著眼前,備好行囊,準備下山的諸位師兄們。

“師兄師兄,上下好玩嗎,我也想要和你們一起下山好不好?”

“小師弟乖,你就乖乖的在道觀等著師兄們凱旋歸來吧!”

“凱旋歸來?這是什麼意思,師兄,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呀?”

“等到盛世到了,我們就回來了!”

“那你們要是不回來怎麼辦?”

“嗬嗬,若回不來,那便不回了。”

想到這些,山巔之上的老者,眼角多出了一抹淚光。

華夏盛世,安心修行。

亂世之中,匹夫有責!

師傅,師兄們。

小師弟,

不會給你們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