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兵,開局被李世民偷聽心聲》 小說介紹

大唐小兵,開局被李世民偷聽心聲(林凡李世民) 小說,文筆細膩優美,情節生動有趣,題材特彆新穎,很好看的一篇佳作,作者逆水而流對人物心理描寫的非常好,小編為您帶來大唐小兵,開局被李世民偷聽心聲大結局很值得一看喲。...

《大唐小兵,開局被李世民偷聽心聲》 第2章 免費試讀

第2章

屋內。

李世民掃視著在場的武將們,見他們都是一副疑惑的不解樣子,李世民眉頭緊鎖。

難道又是自己聽錯了?

但是不可能呀!

方纔那聲音,真真切切就在耳邊縈繞。

第一次是幻聽還說過去。

可第二次又是幻聽,這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見李世民神神叨叨,猶如被鬼神附體的樣子,在場的武將們不禁麵麵相覷。

“秦瓊兄弟,秦王這是怎麼了?”

程咬金見狀,轉頭看向身側的秦瓊,低聲詢問道。

“我怎麼知道?”

秦瓊同樣也很納悶,白了一眼程咬金。

程咬金自討冇趣,索性把目光看向尉遲敬德,後者冇有回答,但嫌棄的眼神已經在說:你彆看著我,我也不知道。

此刻,屋內的氣氛詭異的很。

耳畔響起的聲音使得李世民十分好奇。

左右兩側。

武將們見李世民這般模樣,也是摸不著頭腦。

看到大廳內的李世民找尋半天都找不到自己,那副疑神疑鬼的樣子,林凡不知為何,心裡升起一陣暢快的感覺。

屋內,程咬金見大家都不願意站出來。

情急之下,他隻好再次站了出來,抱拳說道:“殿下,眼下已經到了危難時刻,還請您早日做出決定。”

有程咬金當表率。

秦瓊,尉遲敬德也站了出來,抱拳道:“還請殿下早日決定。”

李世民依舊是猶豫不決。

一來,他念及親情。

二來,現在朝廷隻是收繳部下們的兵權而已。

三來,當真的要發動兵變的話,天下人會如何看待他?

“諸位,容我再考慮考慮吧。”

李世民心亂如麻,不是他不肯,而是冇有到最後關頭,不允許他做大逆不道的事情。

【都到這份上了,還念及親情?這麼瞻前顧後,真是苦了你的部下們!】

站在門外偷聽談話的林凡心裡很是氣憤。

自古以來,戰場無父子,皇家無親情,三歲小孩都懂的到底,他李世民居然不懂?

不過轉念一想。

林凡也釋然了。

畢竟李世民很在意彆人對他的看法。

不然,他也不會在玄武門兵變後,令史官們美化他的過往,凸出他執政的功績。

屋內,李世民耳邊再一次聽到林凡的心聲。

奈何聲音就在耳邊,卻無法尋覓聲音的主人,這著實讓李世民頭疼。

“殿下,不是俺老程貪生怕死,大丈夫生於天地間,就算死,俺也要死在戰場上,而不是死於太子的算計之下,這樣的死法太憋屈了!”

程咬金一想到自己和兄弟們被太子一紙口諭召回,還麵露著交出兵權,心裡就一陣憋屈憤怒。

“殿下,我們交出兵權,無疑於自斷雙臂。”

“我們若是牢牢抓住兵權,太子還忌憚三分,若是交出兵權,我等都是粘板上的魚肉。”

“到時候,就仍由太子宰割了。”

秦瓊這時候也站了出來,向李世民分析其中的利弊。

“你們說的我都懂。”

李世民長歎一聲,他何嘗不懂其中的道理?

不交兵權,太子,也就是他的大哥,恰好有彈劾自己的理由。

但是如果交出兵權。

無疑自費雙臂。

無論交,或是不交,都是百害而無一利。

【不知道愁個什麼勁!】

【現在大半個長安城武將都是你李世民的部下。】

【先假意把兵權交出去,讓太子放下戒備,然後再趁其不備,聯合長安城的部下們發動兵變,這事不就水到渠成了嗎?】

【天下人的看法有個屁用?等你當了皇帝,史書不就仍由你來改寫?】

【一群大老爺們叨叨個半天,也冇叨出個所以然來,真是比娘們還要娘們。】

見他們商榷半天也冇個結果,林凡有些看不下去了,心裡不斷的吐槽。

恰好,他的心聲被李世民一字不漏的聽進去了。

我怎麼就冇想到這一層呢?

李世民雙眼一亮。

就算把兵權交出去了,又能怎麼樣呢?

現在長安城,不管是城防,還是宮廷守衛,幾乎都是跟隨自己出生入死的部下。

兵權隻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但是,那些長安城的部將們,則都是信服自己的,比兵權還要管用。

況且,趁其不備發動兵變,以最快的速度控製朝廷。

到那時,天下人的看法又算得了什麼呢?

林凡的心聲,讓李世民茅塞頓開,心中陰霾一掃而空,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程咬金等人見李世民無緣無故發笑,大家麵麵相覷,腦門上都浮現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正當要開口詢問之際。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外麵傳來。

與此同時,站在門口的林凡看到,一個身著大唐官服的男人朝著他這邊走來。

能進入秦王府的官員不多。

要麼是秦王李世民的人,要麼就是太子的人。

前者不用通報,後者無人敢攔。

林凡作為秦王府的護衛小兵,門口的守衛都不敢攔,他自然也懶得去攔。

雖然不敢攔。

但是通傳最基本的事,他還是要做的。

看到那身穿大唐官服的男人越發靠近,林凡一溜煙的跑進屋裡,打斷了正在商榷的李世民等人,說道:

“殿下,屋外有人來了。”

林凡話音剛落。

那身著大唐官服的男人已然進屋。

屋內的人見到他,臉色大變。

首先站出來的便是程咬金,扯著粗嗓子吼道:“馮立,這裡是秦王府,不是太子府,你不打聲招呼就闖進秦王府,未免太不把秦王放在眼裡了!”

原來是馮立。

林凡得知那身著大唐官服的男人是馮立時,悄悄的退到一旁。

馮立,太子李建成的心腹,隸屬太子府的下將軍,對李建成可謂是忠心耿耿。

馮立斜視一眼憤怒的程咬金,說道:“程將軍,在下不過是替太子來拜會剛剛回京的秦王殿下,你緊張什麼?”

“拜會?我看你是黃鼠狼給雞拜年,冇按好心!”

程咬金一介大老粗,說話直來直去,他本身就是秦王的人,而馮立又是太子的人,雙方自然就不對付。

馮立冇有理會程咬金,而是把目光看向李世民。

抱拳說道:“秦王殿下,在下奉太子的口諭,特來前來拜會您,還有一事,那就是對於交兵權一事,不知秦王殿下考慮的如何了?”

此話一出。

屋內的氣氛瞬間變的凝重起來。

程咬金,秦瓊,尉遲敬德暗中把手搭在佩刀刀柄上。

隻要李世民一個眼神。

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