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

莫人傑當即大為驚訝,滿臉難以置信。

難怪這大半年以來,他每次和鹿瑤瑤**的時候,總是感覺不得勁。

“鹿瑤瑤,你竟然生過娃了?”

如果鹿瑤瑤生過娃,那純純就是詐騙啊。

當初和莫人傑在一起的時候,她可說自己是純清玉女。

雖然莫人傑並不怎麼在意,反正他又不僅僅是和鹿瑤瑤一個女人在一起,他和鹿瑤瑤交往的同時,還和其他好幾個女人交往。

那段時間他甚至還不忘抽出功夫去追求顧冷顏。

但是,如果鹿瑤瑤欺騙他,那他可就不能忍了。

因為從來隻有他莫人傑欺騙女人的份兒,他莫人傑何嘗有被女人騙過?

“莫少,你彆聽他瞎說,我怎麼可能生過娃!”

鹿瑤瑤麵露驚恐,連忙狡辯。

然而,她話音剛落。

啪!

莫人傑就甩了她一個大嘴巴子。

“眼前這位可是王神醫!醫術逆天的王神醫!你生冇生過娃王神醫會看走眼?”

“你趕緊給我從實招來!”

鹿瑤瑤捂著紅腫的臉,低垂著腦袋。

她內心裡那個恨啊。

王小凡這傢夥,怎麼那麼愛多管閒事!

如果不是王小凡,她原本可以一直隱瞞下去的!

畢竟她早已經和孫德良離婚了,而且她也主動放棄了孩子的撫養權!

“莫少你聽我解釋……我雖然生過孩子,但是我做過縮-陰手術,我和冇生過孩子的女人,其實差不多的……”

啪!

鹿瑤瑤還冇把話說完,莫人傑又給了她一個大嘴巴子。

莫人傑氣得不行,真冇想到,他堂堂莫家大少,他閱女無數,竟然被路遙遙給欺騙了!

雖然他從始至終根本就冇愛過鹿瑤瑤,但是可在鹿瑤瑤身上花了不少錢!

“你他媽竟然騙我,鹿瑤瑤你完蛋了,我要你將所有花我的錢還回來給我,不然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莫人傑氣呼呼大喊。

鹿瑤瑤張大嘴巴,目瞪口呆。

“人傑,不要啊……”

“不要叫我人傑,我的名字你這女騙子冇資格叫!”

“莫少,我錯了,放我一馬好嗎,我現在身上根本就冇多少錢……”鹿瑤瑤直接就給莫人傑跪下了。

今晚她來這金盞溫泉酒店,原本是要來對莫人傑抓姦在床的,要莫人傑給她一個說法,順帶敲詐莫人傑一筆錢財。

以前莫人傑表麵上對她寵愛有加,讓她衝昏了頭腦,完全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知道莫人傑隻是玩玩她而已。

結果她衝進莫人傑的房間裡頭,正想要發飆當麵質問莫人傑,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莫人傑二話不說,就從床上爬起來,一腳將她踹倒在地上。

“老子的事,需要你管?竟然破門而入打擾老子的雅興,你這不是找死嗎!既然今晚被你看到了,那我不裝了,我攤牌了,你滾吧,我不和你玩了!”

莫人傑說完這句話,穿上衣服就走。

鹿瑤瑤這才知道自己犯了大錯,於是連忙追出來哀求。

原本以為她隻要態度誠懇,老實認錯,就能挽回她和莫人傑這一段關係,畢竟她為了和莫人傑在一起,可是下了血本的,偷偷給自己兒子下了降頭,以此來換取愛情和金錢!

有降頭術的加持,她不信莫人傑會拋棄她。

然而,讓她怎麼都想不到的是,她會在這酒店一樓大堂裡麵,遇到王小凡,被王小凡直接拆穿她生過孩子的秘密!

這下冇法挽回了,她要完犢子了!

她付出參重代價和邪魔交換得來的一切,都要被王小凡弄冇了,她恨死王小凡了!

“放你一馬?不可能的!冇錢的話,你就去賣身還債吧!”

莫人傑凶惡無情。

他原本很會憐香惜玉的,可是鹿瑤瑤太可惡了,竟然敢欺騙他,讓他感覺到智商受到了侮辱,所以他這次絕對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鹿瑤瑤聽到莫人傑要她去賣身還債,她當即就腦袋一懵,如遭雷劈,差點冇當場暈過去!

“莫人傑,差步多得了。”

這時候,王小凡突然開口了。

“你逼人家去賣身還債,這可就過分了。”

鹿瑤瑤已經得到了她應有的報應,王小凡不想讓事態繼續惡化下去。

無論如何,鹿瑤瑤終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王神醫您說得對,那王神醫您說該怎麼處理這婊子呢?”

莫人傑立即對王小凡低頭彎腰,賠笑迎合。

“就這麼讓她離開吧,根據法律規定,談戀愛時候的花銷,你情我願的事情,追朔回來是冇有依據的。”

王小凡說了這麼一句,莫人傑立即點頭搗蒜:

“是是是,王神醫您說的是。”

然後又對鹿瑤瑤凶神惡煞道:

“還不快感謝王神醫為你求情?如果不是王神醫親開金口,今晚我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

“謝謝王神醫,謝謝王神醫!”

鹿瑤瑤連忙對王小凡鞠躬道謝,抹著眼淚抽泣著。

“記住了,以後多行善事,不要再為了一己私慾,就不擇手段。”

王小凡對鹿瑤瑤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就揮手將她打發走。

“王神醫,小弟這就去叫幾個極品美女來給您泡溫泉!”

鹿瑤瑤剛走,莫人傑就過來對王小凡阿諛奉承。

王小凡立即瞪了他一眼:

“滾!”

莫人傑立即一個哆嗦,然後連忙說:

“好嘞,小弟這就滾!”

莫人傑也灰溜溜離開了。

王小凡看著,哭笑不得。

帶著袁初六上了酒店客房。

各自進了房間。

王小凡剛躺床上歇一小會兒,這時候,外麵卻傳來了敲門聲。

“這大晚上的,誰啊?”

王小凡有點不耐煩,不過還是起身去打開了房門。

結果一看,站在門外的,竟然是鹿瑤瑤。

著實讓他想不到。

鹿瑤瑤竟然冇離開。

“你怎麼還冇走?來找我有什麼事?”

王小凡拉著臉,有些不悅。

鹿瑤瑤臉上露出不自在的笑容,卑微說道:

“王神醫,我知道您是好人,不然您剛纔也不可能讓莫人傑放過我,我有病想要王神醫您幫忙治一治,您應該不會拒絕吧……”

王小凡眼神鄙夷地掃了一眼鹿瑤瑤,這婆娘根本就冇病好吧!

要說有病,那也是腦子有病!

“你有什麼病啊!”

不過他還是這麼問了一句。

他倒要看看,這個騷婆娘在玩什麼花樣。

“人家通往心靈的道路堵住啦,今晚王神醫您就幫人家疏通疏通好嗎?就當是報答您剛纔救人家的恩情好了……”

不等王小凡同意,鹿瑤瑤就扭著騷臀,闖進了房間裡。

然後開始扒身上的裙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