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瘸子一陣驚愕,方纔想起正事,叫我和老李頭先把劉二生夫婦暫時關進了裡屋,隨後叫老李頭趕著驢車到鎮上公所裡送信,報案嚴懲涉罪之人。

老李頭走後,黃瘸子帶我和白小仙進了客廳,趁我從劉家翻出傷藥,為黃瘸子包紮時,黃瘸子又朝白小仙問道:“禦史白龍是玄門奇人,你既是他之後,怎能做出這等助紂為虐的事來?到底有何隱情?”

“我也想不明白,怎會這樣……”白小仙滿臉愧疚,又道:“是我師兄叫我這麼做的……”

“什麼師兄?”

“我爸一輩子隻收了兩個徒弟,一個是我,一個就是我那師兄,妙號‘丹陽生’,按我們陰陽道的規矩,弟子學成後需下山遊曆方成大才,師兄早幾年先下了山,之後給我寫信說,紮根在了長白山腳,叫我遊曆時來找他。我爸今年才把我也放下了山,我一心想見師兄,冇想到如今卻……”

話說到這兒,白小仙眼神中難掩悲傷,又道:“我這師兄,便是劉露殘魂幻境中,那個幫薑先生辦事的人……”

黃瘸子一驚。

白小仙接著道:“我常聽我爸唸叨您老,說您當年救過他和姑姑的命,叫我到長白山一定跟您多學東西,可我纔到這邊見到師兄,就聽師兄說起一宗舊事,說是錢家營做木行生意的趙家人,以邪術殘害同行,其背後更有高人指點,要將劉二生趕儘殺絕……”

“他口中這高人,想必是我。”黃瘸子冷笑。

白小白更覺愧疚。

“不錯,師兄說您心已入魔,是此事的罪魁禍首,如今趙家人遭報應慘死,你便親自出馬,要滅劉家的門!我怎能放著不管?這才趕來錢家營查訪此事,冇想到在飯館跟您撞個正著,我見您馬車上拉著那怨氣沖天的屍體,又試出您的身份,竟真信了師兄的話,冇想到他這麼騙我!”

白小仙作勢欲哭。

黃瘸子歎道:“孩子,再告訴你一遍,那是驢,不是馬。”

“您先彆說這些!我真不是有意的!”

“哎,不愧是白家的人,和你那姑姑白薇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很他孃的愣……”黃瘸子搖頭苦笑,又道:“你那師兄丹陽生竟要害我,絕非善類,他現在在哪兒?”

“師兄不在長白山了……”

白小仙無奈道:“師兄曾跟我說,這幾年他在這邊明裡做些木材買賣,暗下四處行俠仗義斬妖除魔,今夜我來之前,他正好說要出差離開一段時間,這才托我來辦此事,免得讓你這大魔頭殘害百姓……”

黃瘸子點點頭道:“如此看來,此事早有預謀,他和那薑先生到底有何勾當,竟連我這隱退多年的老頭子都不放過?”

白小仙也歎息道:“可惜了,劉露姑孃的殘魂被我木劍靈氣所傷,已經灰飛煙滅,片片殘魂消散前也隻能透露給咱們這零星的資訊,不然的話,定能透露給咱們更多訊息……”

“這還不都怪你!”黃瘸子狠瞪眼道:“你不提此事我還不氣!小姑娘,異術奇學由天所賜,可不能如此盲目,你今夜一番攪合,錯送了我的性命倒不足惜,卻令那含冤待雪的女子魂飛魄散,徹底斷了她脫生之路!你呀你呀!”

“我,我知錯了……”

“知錯也已晚了,”黃瘸子憤恨又道:“此事你不必再插手,還是先回家好好再練練吧!”

“不行!”白小仙當即否道:“我若這麼回去,被我爸知道了會打死我!”

“你不回去,我怕我也忍不住會打死你!”黃瘸子吼道。

哪知白小仙一臉倔強,猛搖頭道:“不會的!今晚我看出來了,您打不過我!”

“你……你這丫頭片子……”

這話把黃瘸子氣得滿臉脹紅,再不理那白小仙。

如此熬過了一大陣子,眼看天已泛亮,老李頭這才趕著驢車回來,才一進屋,黃瘸子就問道:“老李,見著王領導了?”

老李頭忙答道:“老樣子,一聽說您出了山,王領導激動得差點蹦起來,吵著說過幾天去拜會您。不過眼下這事您不方便露麵,他也明白,所以特地托我先來,帶您回去休息,他的人已經都在村外候著了,您一走,由他們來接手案件,開始全麵調查……”

黃瘸子點點頭道:“很好,有他們這些公所的人出麵,這案子必能水落石出。那薑先生以女子修煉,必不簡單,一定要深查……”

黃瘸子提及薑先生,老李頭竟忽然猶豫了一下,隨後壓低聲音問道:“黃爺,那劉露姑孃的後頸處,有一單牙血洞,您說那薑先生會不會是……倀鬼?”

此話出口,黃瘸子微一皺眉,竟不自覺地偷偷掃了我一眼,默默搖了搖頭。

“時候不早了,咱先回去!此事細查再說!”

黃瘸子起身一瘸一拐就往外走,我和老李頭趕忙跟了上去。

那白小仙見狀一愣,轉而起身也快步追出,又驚呼道:“師大爺!您帶著我!”

“帶著你乾嘛?看你再去惹禍?”

“您不帶著我,我冇處可去啊!”白小仙為難道:“我昨天中午纔到長白山,丹陽生那個王八蛋壓根冇告訴我他住所,隻約我在外麵個茶樓裡見的麵,隨後我就來錢家營查事了,如今壓根無處可去!”

“無處可去,就從哪裡來,回他孃的哪裡去!順便幫我給你爸帶個話,以後可把你這丫頭關好咯,彆再放出來禍世殃民了!”

“師大爺!今晚真是個誤會!”

白小仙糾纏著黃瘸子還要爭辯,哪知話纔出口,忽聽街道遠處傳來一陣求救——

“老先生……老先生救命……”

聽到呼聲,剛走出劉家大門口的我們幾人,忙循聲看去,頓時都嚇得不輕。

就見個足有一米六七的大黃鼠狼,正拖著步子搖搖晃晃朝我們走來。

細一看,那哪是什麼黃鼠狼?

分明是個周身上下被黃毛覆蓋個遍的女人……

正是鎮上那飯館的老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