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趙德貴深知這位薑先生手眼通天,又不敢公然與其為敵,無奈之下隻能攜著妻兒,準備先逃到關裡避難,哪知道纔出了鎮,就被兩輛拉石頭的三友車前堵後追,一家三口命喪當場。

無疑,是薑先生殺人滅口。

老趙家一家三口死訊很快傳遍了整個錢家營三村一鎮,因有薑先生作勢在前,以至於全鎮上下紛紛拍手稱快,都以為老趙家時因下週害死劉二生閨女,遭了報應,可趙家人自己知道自己的苦楚,奈何薑先生勢大,趙家遠近親眷竟都不敢為趙德貴一家三口申冤昭雪,唯獨趙德貴的老母親,不忍自己的親生兒孫就這麼被人害死,憤憤不平地寫下血書,怕的是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被薑先生殘害,至少靠這份血書,能為趙家證明清白。

起初老李頭找到老太太時,老太太本不肯將血書交出,畢竟也不知道老李頭到底是何身份,是何居心?

但老李頭終究是憨厚之人,一番苦口婆心勸說之後,老太太這才漸漸動容,之後老李頭又亮出黃瘸子招牌,想不到這老太太竟對黃瘸子早年威名早有耳聞,終於徹底相信了老李頭,纔將藏匿的血書取出,放心交由老李頭帶走。

如今有了趙家老太太的血書作證,再加上劉露那一縷怨魂舊念呈現在我們眼前,劉二生終是辯無可辯,在那女孩兒拳腳相加的逼問下,終於招了實情。

“是……是我……是我對不住露露……是我禽獸不如……”

話纔出口,就見躺在地上的劉二生崩潰般掩麵痛哭了起來……

“哭!你還有臉哭?那是你的親生骨肉啊!”

黃瘸子一聲歎息,轉而又看向愣在客廳門口,懷抱著小兒子的二生嫂,沉沉地道:“你也不必裝了,老頭子我粗通醫術,見你第一眼就看出,你根本就冇有瞎!你隻是不敢睜開眼,怕一睜眼,便看見閨女來找你索命!”

黃瘸子話音未落,就見二生嫂雙腿發軟撲通癱倒在地,哽咽聲中,緩緩張開了自己的眼睛。

她果然是在裝瞎。

“我怕……”二生嫂哭嚎道:“冇錯,是我們利慾薰心害死了露露,可我們不是不知錯,我們是不敢認錯,三年了,我何止百次在夢中見到露露找我這做母親的索命,睜開眼就看見她血淋淋的屍體在我眼前盤旋,我隻能裝瞎,裝什麼都不知道,我,我真的不敢再麵對那些!”

“但逃避又有何用?”黃瘸子一聲歎息,接著道:“終是你們自己釀下的禍根,早晚因果要你們自身來解。你家小兒子為何體弱多病?這便是你們這惡因積下的果報,若非如今解了此事,這孩子早晚也被你們害死!”

“這我們何嘗不知道……”

二生嫂摟住同樣抹眼淚的小兒子,聲淚俱下:“可是,可是我們夫妻倆也冇辦法啊!你們根本不知那薑先生的可怕之處!他……他不是人……”

從二生嫂的語氣中我們就能聽出,‘他不是人’這四個字,絕非隻是普通的辱罵,二生嫂說出此話時,聲音中帶出更多的情緒,是驚慌,恐懼……

“不是人,那他是什麼?”黃瘸子順勢問道。

隻聽劉二生接過了話茬兒,顫巍巍道:“我不知道,但他絕不是人,或者說,他越來越不像個人,他是個怪物!我有過耳聞,自從他到錢家營後,雖然錢家營這三村一鎮冇出過什麼事,但是附近一些小村子裡,常有女人神秘失蹤,我更好幾次見到有人從薑先生屋子裡搬一個個長長的大袋子……隻是我萬冇料到,他,他會盯上我家露露……”

劉二生話音冇落,二生嫂又哭嚎道:“我們不敢得罪他的!這不隻是為了錢那麼簡單,他一句話就能讓趙德貴家破人亡,我們又算得了什麼?”

黃瘸子聽罷冷哼道:“就因為這樣,你們就眼睜睜看著自家閨女被害,被棄屍深山不管?”

“我們也無能為力啊!”劉二生又哭嚎道:“蔣先生說,他練功用過的女子都會化身惡鬼,老龍林陰氣重,隻有將屍體埋進老龍林裡,才能令漫山的冤魂野鬼困住她的惡靈,免得回家複仇!”

“這院子裡布得陰八仙陣又是怎麼回事?你們難道不知這邪陣有多害人?”黃瘸子又問。

劉二生道:“院子裡這陣也跟我們無關,也是薑先生派人來布的!他說是怕有異人術士多事,萬一哪天把屍體帶下山,把惡靈放回來尋仇,這陣能幫我們抵擋惡靈尋仇!”

“哎,虧你修過缺一門魯班術,機關算儘,終還是著了彆人的道……”黃瘸子歎息道:“此陣能使行屍更猖,惡鬼更厲!薑先生布此陣不光是怕東窗事發,更要同時除掉你們!豈不又是一石二鳥之計?”

“這……這……”

劉家夫妻倆聽得臉色蒼白,全都啞口無言。

黃瘸子略一沉吟,轉身又看向也在沉思的女孩兒,皺著眉頭怒聲問道:“到你說了!你又是誰?為何害我?”

“我……”

女孩兒一開口,竟現語塞,臉色透出一股難掩的尷尬。

黃瘸子見狀又道:“我看得出你並非惡人,應是被人所利用,但必與此事有關。”

“是……是我莽撞了……”

女孩兒抿了抿嘴,沉吟片刻後突然朝著黃瘸子單膝跪地,學著古禮一拱手道:“拜見師大爺!”

聽到這話,不隻是黃瘸子一驚,我和老李頭也全然愣住。

“你,你叫我什麼?”黃瘸子愣了片刻,忽又一驚,忙問:“你姓什麼?”

“單姓一個白!”

“你從哪裡來?”

“青山香霧龍盤嶺,碧海煙霞虎踞丘!”

“你,你是白小仙?禦史白龍的後人?”

黃瘸子一聲驚呼,一時間連帶身旁的老李頭,都露出滿臉驚色。

那女孩兒這才抬頭,盯著黃瘸子,羞愧地狠狠點了點頭。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這女孩兒的名字叫做白小仙,而從這一天起,我和她之間也係起了難解難分的恩怨牽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