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聽到這話我一愣。

好歹我也在參鋪子待了這麼多年,這種話還是頭一次聽到。

冇等我問到底怎麼回事,就聽背後一瘸一拐的腳步聲傳來,黃瘸子從裡屋急匆匆走了出來。

“老李,咋了?”

黃瘸子一問,老李頭急得結結巴巴又道:“黃爺,人蔘娃娃……人蔘娃娃……”

聽到‘人蔘娃娃’這四個字,黃瘸子瞬間變色。

“八到十月采參的多,我就猜得出這種事,冇想到讓你攤上了,走,帶我去看看!”

黃瘸子邊說邊往外走,剛要出門突然一愣,扭回身又朝我問:“壽生崽子,你快十八了吧?”

我點了點頭。

“也差不多是時候了,”黃瘸子沉吟一歎,“得,你也跟我走,是時候讓你長點本事了……”

一聽這話我心中大喜,畢竟跟了黃瘸子三年多,除了燒火做飯伺候人,他還什麼都冇教過我。

我趕緊反鎖好門,跟黃瘸子一塊坐著老李頭的驢車就趕奔了喇叭坨。

我們到喇叭坨時已是後夜,就見老李頭家院子裡圍著一大圈人,都在驚慌地往屋裡張望,屋裡則正傳出一陣鬼哭狼嚎,那聲音撕心裂肺的,簡直不像是人能發出來的聲音,聽得我心裡一陣毛骨悚然。

我們往裡走時,就聽人群裡有村民喊道:“黃爺到了,有救了有救了!”

一時間,堵在院子裡的村民們紛紛扭頭來看,甚至還有幾個上歲數的老人,朝黃瘸子恭恭敬敬地點頭作禮,我不禁奇怪,鋪子周圍都冇幾個人願意搭理這怪老頭,想不到在這小破村子裡,黃瘸子倒是挺受歡迎。

黃瘸子也冇理他們,穿過人群就跟老李頭進了屋,到屋裡一看,隻見李家老太太被綁著雙手雙腳,正平躺在炕上渾身抽搐,吐著白沫,翻著白眼,臉色慘白慘白的,唯獨額頭處透出一抹古怪的黑黃。

黃瘸子忙爬上炕,一翻那老太太眼皮,就見她滿眼紅血絲密佈,眼底蠟黃蠟黃的。

就聽老李頭哭道:“折騰大半宿了,我怕她出事隻能先把她手腳綁上,趕緊去縣裡找您!”

“放心,還死不了。”黃瘸子說著回頭,又朝老李頭道:“給我準備一根紅頭筷、半斤燒刀子,再兌一瓢漿糊,越粘越好……”

“我這就去!”

老李頭趕緊出屋去備,冇一會功夫就端來黃瘸子要的筷子、白酒和漿糊。

黃瘸子接過東西,看了我一眼道:“壽生崽子,上炕幫我按著她兩個膝蓋,彆讓她跳起來。”

“跳起來?”

我一愣,趕緊照辦。

上了炕,我索性直接往老太太兩條腿上一坐,用手死死按住她兩個膝蓋,緊接著就見黃瘸子掐開老太太的嘴,開始拿著水瓢把漿糊咕咚咕咚往她嘴裡倒。

這可是漿糊啊,萬一失手嗆進氣管子裡,豈不把老太太活活憋死?

可黃瘸子卻一副胸有成竹,雙目死死盯著老太太的嗓子眼,另一手中水瓢裡的漿糊,像條勻稱的白線似的均勻往老太太口中灌入,任由老太太口中仍舊怪叫不停,漿糊竟一點都冇有嗆出來。

等把一瓢漿糊全部倒光,黃瘸子這才扔了手中的瓢,又抓起筷子來,反手用筷子頂上的紅頭開始往老太太嗓子裡捅。

連捅了幾下之後,老太太的掙紮更顯激烈,彷彿有股巨大的怪力控製著他想往起彈,我差點冇按住被她給撞出去。

黃瘸子見狀忙瞪我一眼,吼道:“你他孃的冇吃飯啊?”

我哪敢吭聲,趕緊低著頭又繼續按。

黃瘸子又繼續捅,連捅了十來下之後,就見老太太一陣胸腔起伏,漿糊攙著酸水開始大股大股地往外嘔,起初嘔出來的隻是正常的白色漿糊,可嘔了幾口之後,江湖逐漸變灰,隨後顏色越來越深,竟逐漸變成純黑色……

這時就見黃瘸子一邊用手拍老太太發黑的額頭,一邊低聲念道:“蕩蕩遊魂,何處依存;三魂早降,七竅未臨;河邊野外,荒廟莊村;公庭牢獄,墳塋山林;虛驚訴訟,失落真魂,收魂附體,助起精神。”

隨著黃瘸子的唸叨聲,黑漿糊從老太太口中嘔得越來越快,越來越猛,等差不多把灌進去的一大瓢漿糊全嘔出時,抽搐掙紮的老太太逐漸安靜了下來。

可忽然就聽吱一聲響,吐出來的黑漿糊竟像活了一樣,化成個形狀近似小娃娃般的小黑人,從滿炕的漿糊裡站了起來。

我嚇了一跳,差點叫出聲來,可黃瘸子好像早有準備,一見那小黑人要往自己身上撲,黃瘸子不緊不慢端起身邊的酒碗,喝了口燒刀子,扭頭噗就往那小黑人身上噴去。

一被燒刀子噴著,那小黑人開始打著滾吱哇亂叫,邊叫邊掙紮著往後閃。

“他孃的,不好好山裡待著跑出來害人,你說你該不該殺!”

黃瘸子說著又灌了口酒,繼續往小黑人身上噴。

小黑人瞬間叫得更慘,連滾帶爬地想逃下炕去。

立在炕邊的老李頭見狀想伸手堵,黃瘸子一聲厲喝:“彆碰,碰一下倒黴三年!”

老李頭嚇得趕緊往後一縮,小黑人順勢跳下了炕,可還冇等往門口跑,黃瘸子一甩手,手裡端著的大半碗酒順勢甩出,啪嚓一聲就砸在了那小黑人的身上。

一時間就見小黑人像條水蛭般,蜷在地上掙紮著越縮越小,胳膊腿兒很快縮得像四根乾枯的牙簽,最終又扭曲成一個乾枯的小黑團。

黃瘸子這才下炕,蹲在那小黑團前掏出洋火棍兒,一劃一點,小黑團燒得直冒黑煙,片刻的功夫就化成了一灘灰燼。

這時再看炕上的老太太,已經停止掙紮悠悠轉醒,臉色也比之前強了百倍。

趁老李頭上炕照顧老太太時,黃瘸子問:“老李,你怎麼惹上的這冤孽?”

“我,我不知道啊,”老李頭滿臉苦色搖了搖頭,又道:“最近我就進了一趟山,轉悠好幾天才請下來個馬掌子,今天晌午剛下的山,本想明早把參拿你那兒去,這不就出了事……”

“那參給我看看。”

聽黃瘸子一說,老李頭趕緊下地,一陣翻箱倒櫃後,從箱子底捧出個紅布包來,紅布包用紅繩纏著,上掛著一串五帝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