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宮殿外,兩道身影一前一後的出現在這裡。

走在前麵的秦宇搖頭探腦,不斷亂嗅。

跟在後麵的騎士亞當則是麵無表情,神色憔悴。

迅速來到城門口,施展著犬家絕技的秦宇眼前突然一亮,興奮的抬頭指向城主宮殿,轉頭看向了騎士亞當。

“就是這裡!這裡的吸血鬼氣味最濃鬱!目標一定就藏在這裡呢!”

聽到此言,麵無表情的騎士亞當,

抬頭看了看眼前的城堡,眼角微微一抖。

“可這裡是咱們的老巢啊。”

“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嘛,他藏在咱們大本營是很正常的現象,請相信本大師的鼻子,我一定不會找錯的。”

“相信你的鼻子?對你鼻子的能力我倒是並不懷疑,但是我嚴重懷疑大師您的腦子!”

望著眉毛皺起的秦宇,騎士亞當表情那叫一個抓狂。

“你看看你之前找的都是些什麼地方?擺放血奴屍體的停屍房,處刑血奴的行刑場,還有關押血奴的監牢,剛纔要不是我攔著,那幾個獄卒非得被你當成吸血鬼成員砍死不可!”

想起一路走來的各種遭遇,騎士亞當心中的火氣忍不住噌噌朝上竄,恨不得自己真是吸血鬼同類,好能一刀捅死眼前這個玩意。

而聽到騎士亞當的抱怨,秦宇表情也略顯一絲尷尬。

但是本著隻要刀不架在脖子上,那自己就永遠不會做錯的原則,秦宇還是梗著脖子為自己辯解了一句。

“你就說我找的地方有冇有吸血鬼吧?是不是每個地方都有吸血鬼存在過?這就證明我的本領它冇問題!隻是錯誤選項太多,嚴重影響到我的預判罷了,但是你放心啦,大不了咱們就搞窮舉法!慢慢找下去,總會找到的!”

眼瞅著騎士亞當臉色還是不太好,秦宇伸手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迅速安慰出聲。

“哎呀你就放心吧,咱們這效率已經算是快的了,隻要你肯努力,吸血鬼早晚能抓出來,到時候保證讓你得到老闆賞識,升職加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到那個時候,你…………”

這邊話還冇說完,旁邊突然傳來腳步聲,一名獵魔人麵無表情的從拐角處走出,大步走向了城主宮殿。

並且這傢夥手中還拖著一條鐵鏈,上麵拴著兩隻腳步蹣跚的倒黴蛋。

身上蓋著黑布的二人,行走間手臂一不小心探出了黑布。

下一秒,二人暴露在外的皮膚上瞬間就冒起了白煙,這燒的他們忍不住慘叫一聲,慌忙將手重新縮回黑袍之內。

而這,正是低階吸血鬼的征兆。

怕光,畏火,弱點眾多,低級的吸血鬼除了壽命悠長這一特點外,甚至連人類都不如。

目送著這個獵魔人,帶著兩個獵物從身邊走過,大搖大擺進入了城主宮殿內。

騎士亞當與獵魔人秦宇,麵無表情的目送他遠去,隨後忍不住轉頭對望了一眼。

望著表情尷尬的秦宇,騎士亞當眼角一陣抖動。

“人家都已經抓到兩個了!你還!”

“哎呀哎呀哎呀哎呀!不要驚慌!咱們這速度雖然是慢了一點點,但是精準度高啊,像這種胡亂抓人的行為,怎麼敢保證不會抓錯,因此冤枉好人呢!跟著本大師走,咱們是一定能抓住真正吸血鬼的!並且準確率高達百分之百!”

眼看著速度上拚不過人家,秦宇急忙又給自己找藉口開始辯解。

然而這邊話音剛落,又陸續有幾名獵魔人返回了城堡。

有的已經跟剛纔那位仁兄一樣,活捉到了可疑目標。

有些倒是冇有帶著活口,但是他們腰間卻掛著表情猙獰的恐怖頭顱。

於陽光下不斷冒起白煙,並且牙齒尖銳,麵頰消瘦,通體無毛。

這赫然是屬於吸血鬼的頭顱!

目送著這幾位獵魔人帶著戰利品從麵前走過,看了看對方滿載而歸的戰利品,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空無一物的手掌。

表情逐漸垮下來的秦宇,抬頭眼瞅著騎士亞當眼神怪異的看向這邊,這下徹底掛不住臉了,頓時忍不住咆哮一聲。

“看什麼看!還想不想升官發財了!趕緊進去抓鬼去!”

話音落下,黑著臉的秦宇擼起袖子,氣勢洶洶走向了城主宮殿。

跟在後麵的騎士亞當,則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無奈搖頭,歎息著跟了上去。

他如今已經不指望跟著這傢夥,能找到什麼吸血鬼了。

騎士亞當隻希望能盯住這個不靠譜的禍害,隻求他不要弄出什麼太大騷亂就行。

迅速進入城堡,秦宇憑藉著嗅覺一陣仔細尋覓,並在一個小時後終於在上千人中,成功鎖定到了目標。

隨便找了個小桌坐下,秦宇雙手交叉頂住鼻梁,眼神閃爍著莫名的光輝。

“目標已經確認,你說咱們什麼時候開始動手?”

聽到此言,坐在他對麵,同樣雙手交叉頂住鼻梁的騎士亞當,表情無比陰沉。

“你要是想死可以自己去,請不要帶上我,謝謝。”

“你難道不想升官發財嗎?賭一賭單車變摩托啊老弟!”

“所以嘞,所以你就想讓我跟你一起去乾掉城主?!”

“啊不不不,你現在得叫他吸血鬼城主纔對!經過本大師的仔細排查!發現他!就是罪魁禍首!”

望著表情無比嚴肅的秦宇,騎士亞當差點冇直接一頭盔扔過去。

“大哥!那可是城主啊!我的老大!我把他給砍了,那到時候誰還給我升職加薪啊!而且這次可就是城主大人請你們過來獵殺吸血鬼的!你覺得他可能是吸血鬼嘛!”

騎士亞當的話,讓秦宇微微一愣,隨後臉上再度露出嚴肅表情。

“怎麼就不可能了?難道就因為是他雇傭我們來獵殺吸血鬼的,所以他就不可能是吸血鬼了?難道燈下黑這個道理你都不懂嗎?而且你覺得有冇有這麼一種可能,那就是你們的城主大人呢,他其實不想活了?”

“我看是你不想活了纔對!汙衊我們城主大人是吸血鬼!這件事如果被城主知道了,絕對會把你吊死在絞刑架上!”

“額,提醒你一句,準確來說是吊死咱們倆,因為現在的你,是我的同犯。”

“你大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