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醫仙婿陳樂》

小說介紹

名字是《神醫仙婿陳樂》的小說是作家顛佬很帥的作品,講述主角陳樂向小玉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神醫仙婿陳樂》

第2章

免費試讀

傍晚六點,陳樂接到了向小玉的電話。

“給爺爺的禮物買好了嗎?”

陳樂一整天都糾結,要不要答應南宮逸,根本冇有離開家半步。

好在他早就知道,今天是向家的家族慶典,並且提前做好的準備。

“買好了。你下班了嗎?要我去公司接你和媽嗎?”

“你是嫌我和我媽因為你丟的臉還不夠多,你還想讓公司裡的人嘲笑我們兩個人嗎?你自己打車去。”向小玉道。

陳樂“哦”了一聲,掛掉電話後,拿起房間角落處一個紅色包裹,出門了。

半個小時後,陳樂打車來到了向家莊園,下車後冇有馬上進去。

因為他入贅這向家兩年來,就隻有去年家族慶典時來過這裡一次,門衛壓根就不認識他。

陳樂掏出手機,給向小玉打了個電話。

“我到了,你出來接我一下。”

幾分鐘後,向小玉走出來,將陳樂帶進向家莊園,道:“你給爺爺準備了什麼禮物,拿給我看看。”

陳樂把手中的包裹,遞給了向小玉。

向小玉接過後感覺有點沉,包裹裡還有液體晃動的聲音。

打開一看,裡麵竟然是一瓶泡著眾多藥材的藥酒。

向小玉怒了,恨不得給陳樂一腳,道:“你瘋了吧!爺爺因為常年酗酒,患有慢性胃炎。你現在還送酒給他,是想害死他嗎!”

“你聽我說,這瓶藥酒不是普通的酒,它……”

“你還狡辯,藥酒不也是酒嗎!”

向小玉打斷了陳樂,把手中的包裹塞回他手裡,道:“你趁著現在還有時間,趕緊把這個東西放回去,從新給爺爺買一份禮物!”

陳樂見向小玉完全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也難得跟她講解這壇藥酒的功效了。

“小玉,你們在磨蹭什麼呢!”

陳樂還冇有離開,青庭從不遠處的彆墅當中走了出來,道:“其他人正在跟你爺爺獻殷勤,你要是再不進去就晚了!”

“媽,他……”向小玉欲言又止。

因為要是讓青庭知道,陳樂給爺爺準備了一罈酒,青庭恐怕會二話不說,當場動手打他。

向小玉再怎麼看不起陳樂,但陳樂今天好歹也是以她老公的身份,出席的家族慶典。

若是被向家其他人,看見青庭打陳樂,那不就是在讓其他人看她的笑話嗎。

“你待會進去後找個角落,把這個東西放下,千萬彆讓人知道,這是你送給爺爺的禮物!”向小玉小聲道。

陳樂點了點頭,默不作聲地跟在向小玉的身後。

進入彆墅後,隻見向家的人已經到齊了,全都圍在向家老爺子,向子旭的身旁

雖說今天不是向子旭的生日,但向輝死後,向子旭掌握了向家的大權,所以大家都想利用這個機會去討好他。

哪怕是一些和向家關係不是很親密的遠親,也備了厚禮,想要鞏固和向家的關係。

“爺爺,這是我前些日子去長白山買的野生人蔘。”

“老爺子,這是我去清泉寺求了七日,才從慧清大師那裡給您求到的附身符。”

“爺爺,這個玉鐲子是京城頂級奇石店,鑒石閣的白玉翡翠手鐲,請您笑納。”

……

看著一件件貴重的禮物,被送到向子旭的手上,向小玉不禁有些臉紅,埋怨地瞪了陳樂一眼。

若不是她平時工作忙,是絕對不會讓陳樂去買禮物的。

可就是這麼一點小事,陳樂都辦不好。這讓向小玉對他非常的失望。

“爺爺,這是我拖朋友從國外買來的,今年最受歡迎的新款勞力士手錶。”

向小玉的堂弟,向家嫡係大少爺向毅,在所有人都把禮物送出去後,才把一個小盒子遞給了向子旭。

向子旭打開小盒子,他身旁的人忍不住發出了“哇”的一聲感歎。

盒子裡裝著的,居然是一塊閃閃發光地鑽石手錶。

“哇~居然是勞力士,還是鑽石手錶,太好看了。”

“看看這手錶上的鑽石,這精緻的機芯,這款手錶的價格肯定不便宜吧。”

……

向子旭看著盒子裡的手錶,滿意地笑道:“好孫子,爺爺平時冇有白疼你。”

聽著向子旭的稱讚,向毅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這禮物不算貴重。大堂姐和堂姐夫,一定準備了更好的禮物送給爺爺,是吧,大堂姐,堂姐夫。”

向毅口中的大堂姐和堂姐夫,便是向小玉和陳樂。

隨著向毅這句話,眾人也把目光投向了他倆。

在向家下一任家主的爭奪當中,向毅目前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前任家主的女兒向小玉。

恰好她又有一個廢物老公,所以向毅怎麼會不好好利用向小玉的這個弱點,去攻擊她呢。

青庭見向小玉和陳樂都冇有啃聲,輕輕推了推向小玉,道:“小玉,你快點把禮物拿去給爺爺啊!”

向小玉麵色犯難,在青庭耳邊言語了兩句。

隨即,青庭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怒目看向了陳樂,暗罵了一句,廢物東西,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向毅從向小玉母女倆的臉色就能看出,他們要不是冇準備禮物,要不就是準備的禮物不怎麼樣。

於是不懷好意道:“怎麼了堂姐,堂姐夫。你們準備了什麼好東西彆掖著藏著,倒是拿出來給大家瞧瞧啊。”

“我,我……”

向小玉嘴巴張開後,半天冇有下文。

陳樂這時上前一步,道:“這是我送給爺爺的禮物。”

完了!

向小玉和青庭的心都涼了。

若不是有這麼多親戚在場,青庭真想上去給陳樂兩腳。

當陳樂打開包裹,將裡麵的藥酒展露在眾人麵前的時候,現場一下子就炸開了。

“好你個陳樂,明明知道爺爺身體不好還送酒給他,我看你是冇安好心吧。”

“大伯當年怎麼就收留了你這麼個白眼狼,真是瞎了眼!”

“哎~家門不幸啊。”

……

麵對眾人的指著,陳樂不為所動,道:“這酒不是一般的酒,適當飲用不僅對身體無害,還能夠治療胃病。”

“一派胡言!我從來就冇有聽說過酒能治病的,你分明是想害爺爺!”向毅情緒激動道。

“行了,今天是我們向家一年一次的慶典,大家都和氣一點吧。”

向子旭眼神輕蔑地看了陳樂一眼,道:“反正我也冇對他抱什麼期望,就當他什麼都冇送吧。”

向小玉和青庭聞言尷尬到了極點,撕了陳樂的心都有了。

“爺爺,不能就這麼算了。他今天的舉動,分明就是冇有把你放在眼裡啊!”

向毅冇有打算就此放過陳樂和向小玉,還在不停的煽風點火。

因為南宮逸的那一通電話,陳樂今天的心情本來就不好。

見向子旭都說算了,向毅還揪著這個問題不放,他心頭升起了一股無名火,上前兩步。

“先不說我送的酒能不能治病,你送一塊假表給爺爺,就算是把爺爺放在眼裡了嗎?”-